梦帕客栈 官网 热线:0744-8350888
做张家界口碑最好的人文主题精品智慧客栈!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一名退伍军人导游被凤凰古城执法局14人打断肋骨的凄惨经历(转发)
2015年08月26日 来源:互联网 编辑:李玉兵 已被浏览:
周三胜:做牛做马做牲口,就是不能做导游!——一名退伍军人导游被凤凰古城执法局14人打断肋骨的凄惨经历【新闻事件摘要:2015年8月15晚,退伍军人出身的张家界永安国旅国证导游员周三胜,在凤凰古城西门,因为团队大巴倒车“惹恼”凤凰县城区景区管理行政执法局工作人员后,被纠集而来的执法局14人拳打脚踢,反复群殴近三个小时,致使周三胜右侧第3根肋骨断裂、肺部挫伤及右侧气胸、全身多处挫伤,目前正在凤凰县人民医院进行右侧胸腔闭式引流手术抢救治疗。截止到2015年8月20日,凤凰县人民政府及其相关职能部门,尚无一人过问,让张家界市八千导游员集体寒心。如今这个时代,做牛做马做牲口,就是不能做导游。下文为周三胜本人对这次凄惨经历的真实自述。】湘西还有土匪吗?在我三年多的国证导游生涯中,我对我的游客们说,湘西民风淳朴,国泰民安,湘西已经没有土匪!但是现在,我要告诉你,湘西还有土匪,不止一个,而是14个,这些土匪盘踞的老巢就是凤凰县城区景区管理行政执法局! 我叫周三胜,今年32岁。我不仅是一个男人,还是一名退伍军人。我是湖南省张家界市的一名土家族人,我的身份证号码是430802198310123413,我的手机号码是13762182117,我是张家界永安国旅的一名国证导游员,我的导游证编号是D-4308-0006174。 2015年8月15日,是侵略中国的日本鬼子向中国人民投降的纪念日子,我会永远记得这一天。作为一名光荣的退伍军人,我在这一天却被一群湘西土匪惨无人道地群殴致伤。这一天的晚上九点四十,我乘坐55座旅游大巴,带着52名广东游客抵达凤凰古城西门外。旅游旺季,房源紧张,52名游客分别入住泰龙酒店和传奇凤凰酒店。送完第一批游客后,准备送第二批游客,在旅游大巴准备掉头的时候,我发现大巴左侧有一台民用牌照的小轿车,挡住了大巴而致使大巴无法倒车。于是,我走上前去,礼貌地敲了一下这台小轿车的车窗,提醒他们是否可以挪动一下,以便大巴倒车。哪晓得,小轿车的车窗迅速地摇了下来,车窗里面伸出一根盛气凌人的粗壮手指,指着胸挂导游证的我大声叫嚣:你搞什么卵?老子是执法局的,老子要查你的证,快点儿把导游证和行程单给老子看哈!鉴于这台小轿车是私家车,不是行政执法车,车上的两男一女都是便装,没有穿戴工作制服,而且他们拒绝给我出示行政执法的工作证件。所以,我以为他们只是冒充行政执法局的工作人员。于是,我婉拒了他们查证的无理要求。我不知道,这是我当晚凄惨噩梦的开始。 一会儿,被电话紧急纠集而来的执法局同伙们急速乘车而来,并迅速地围住了我,有穿制服的,也有没穿制服的,事后统计共有14人。他们扭住我,要把我塞进面包车立即带走。我请求,还有一半游客没有安排住宿,请让我把游客安顿好,然后再跟他们走。慑于游客的压力,他们把我双手反剪,押上我们的旅游大巴车,强行要求司机把大巴车开往传奇凤凰酒店。在大巴上,他们污蔑我,说我私自增加线路行程。实际上,我没有,因为我的行程单合规合法,而且我已经提前购买了全车游客的凤凰古城门票。在从凤凰古城西门前往传奇凤凰酒店的途中,成为我人生中最黑暗的旅程。因为,在我的游客面前,在我的服务对象面前,我被他们押着,反剪双手,成了他们眼中莫须有的“罪人”。期间,我的手机已经被他们抢夺而去,我已经彻底失去了自由。 第二批客人被安顿在传奇凤凰酒店之后,我被他们14人押往了凤凰县人民政府旁边的景区管理行政执法局。进了一道铁门,铁门马上被关死了。进了一间办公室,木门也接着被关紧了。接下来,就是14个湘西土匪,14个湘西禽兽对我的拳打脚踢,暴风骤雨,没有停息。虽然我曾经是一名军人,虽然我义愤填膺,但是,在14个湘西土匪的残酷蹂躏下,赤手空拳的我被他们彻底打趴了,遍体鳞伤,疼痛难忍,却又不敢呻吟,更不会轻易求饶。那个时刻,我想到的是被敌人残酷折磨的江姐,是狱中的方志敏,是坚强的李大钊,是他们给了我勇气和力量。我想逃跑,我想挣脱,我找准机会,打开房门,冲到了院子里。可是,院子里的铁门被锁上了,怎么开也打不开。我又被他们抓回来了,同时被他们殴打得更厉害了。我的上衣被他们撕碎了,我的裤子也被他们撕碎了,我唯一的内裤也不完整了。我曾经是一名军人,我宁愿在战争年代死在敌人的手上,也不愿意在和平年代被同胞们群体殴打。然而,我做不到,我已经失去意识了,我已经被他们打晕死了。在我完全失去意识的过程中,他们伪造了一份所谓的“问询笔录”,极尽歪曲事实之能事,抓着处于晕死状态的我的手指,签上了我的名字,按上了我的指印。事后我才知道,他们拿着这份我毫不知情的“问询笔录”,第二天又威胁我的游客,让游客们在不愿意的状态下签下了另外一份“问询笔录”,目的是为了掩盖他们不能公开的犯罪事实。 8月16日的凌晨两点,晕死过去的我,醒来了,几乎赤身裸体躺在行政执法局的院子外,身上只剩下一条仅可遮羞的内裤。我的身份证,我的导游证,我的行程单,全部都被这群湘西土匪抢走了! 我浑身疼痛,无法用力。我手脚并用,一寸一寸,一寸一寸,朝着行政执法局的反方向挪动。我要逃离湘西土匪的老巢,我要逃离湘西土匪的魔掌。我的斑斑血迹,留在了沈从文老先生讴歌了一辈子的凤凰大地上。我的委屈泪水,憋回了一个退伍军人流汗流血不流泪的悲壮胸怀里。一个值夜班的好心的的士司机救了我,把我送到了凤凰县人民医院急救科。否则,那一天,那一个晚上,我一定死在了宋祖英曾经深情讴歌的凤凰大地上,我的遗像也许会成为黄永玉先生的绘画素材。 在获得我被14个湘西土匪群殴重伤信息的第一时间里,我的亲属和旅行社领导就赶到了凤凰县城,看望我,慰问我。面对张家界亲人的牵挂和关心,我想哭,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可是,我没有哭出来。因为,14个湘西土匪群殴我,我都没有喊一声,没有流一滴眼泪。 为了申诉我遭受惨无人道的群殴冤屈,我的亲属和旅行社领导,先后拜见了以下凤凰县相关部门和单位:凤凰县城区景区管理行政执法局凤凰县公安局治安警察大队凤凰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凤凰县人大常委会内务司法委员会中共凤凰县委纪律检查委员会凤凰古城文化旅游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可是,无人帮我立案,无人帮我追查凶手,无人帮我申诉冤屈。在凤凰大地,我成了这个世界上最孤独,最无助的人。 凤凰古城,被誉为中国最美的小城,在沈从文的书里读过,在宋祖英的歌里唱过,在黄永玉的画里见过。然而,在改革开放三十多年后的今天,凤凰古城,竟然还出现了已经消失多年的湘西土匪。在我被14个湘西土匪关在小屋内群殴的时候,安息在听涛山麓的沈从文你可泉下有知?在我被14个湘西土匪关在小屋内群殴的时候,处处都能大地飞歌的宋祖英你能够帮我呐喊吗?在我被14个湘西土匪关在小屋内群殴的时候,叼着烟斗惬意生活的黄永玉先生你就忍心看得下去吗? 搭帮张家界的旅游龙头效应,在旅游胜地张家界人的热心带动下,在叶文智先生的全身心付出下,凤凰古城,一个牛屎粑粑满大街的蛮荒边地,一个拉泡屎都不长蛆的边远小镇,成了中国大陆声名鹊起的旅游目的地。凤凰古城,应该感谢叶文智,应该感恩张家界人。可是,善良的张家界人,无辜的中外游客,总是被凤凰古城一批又一批新时代的湘西土匪,打得满地找牙,满脸开花,伤痕累累,血迹斑斑,永不再来,并成为淳朴湘西永远的反面教材宣传者。重庆19名自驾游客被枪指头,张家界国旅董事长郭宏辉被殴打,浙江宁波3名游客购买手镯被暴打,3名长沙游客被沱江岸边客栈老板暴打,重庆游客骆思兵夫妇被店主打断两根肋骨,张家界光明国旅导游胡少平被执法局人员殴打致伤,两个弱女子沱江跳岩穿苗服照相被13名壮汉暴打致残,……数不胜数,罄竹难书。 现在,我在凤凰县人民医院的伤情医疗诊断为:右侧第3根肋骨断裂,肺部挫伤及右侧气胸,全身多处挫伤。为了抢救我的生命,凤凰县人民医院,给我紧急进行了右侧胸腔闭式引流手术。现在,我躺在凤凰县人民医院的病床上,不能动弹。但是,你知道吗?我想回家,我想回到张家界,我不愿意死在凤凰县人民医院。我不愿意流干最后一滴血,我不愿意流尽最后一滴泪,然后,悄无声息地,在凤凰县城死去。因为,我是国证导游。因为,我是退伍军人。 我在张家界的八千名导游同行,我在张家界的旅游职能部门领导,自称一直都对导游关爱有加的流云秘书长,血气方刚善良正直的张家界市导游协会刘洋会长,你们知道我现在躺在凤凰县人民医院病床上的孤独和凄凉吗?今天,我的人生愿望只有一个,那就是:做牛做马做牲口,就是不能做导游!因为,在凤凰古城做导游,比牛还苦,比马还累,比牲口还不如,天天挨打,没有尊严。这样活着,没有丝毫的生命意义,也没有丁点儿的做人颜面,不如早早死去。凤凰古城的湘西土匪不被剿灭,我死不瞑目。(全文完)(殴打周三胜的地方)

张家界梦帕客栈 http://www.mengpakezhan.com/
电话:0744-8350888;18107442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