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帕客栈 官网 热线:0744-8350888
做张家界口碑最好的人文主题精品智慧客栈!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转载]桑植尘肺工:活着,等待,死去
2013年07月01日 来源:www.mengpakezhan.com 编辑:mengpakezhan.com 已被浏览:
原文地址:桑植尘肺工:活着,等待,死去作者:米斯特龚 摘要:病房静悄悄,几乎能嗅得到渐渐逼近的死亡气息。54岁的谷成光侧卧在床,嘶哑的一阵咳嗽,一口痰涌向喉管,儿子赶紧把地上的篓子递上前,痰咳出来,他的脸色没刚才那么难看。如果不是插在鼻孔的氧气机管子,也许一声剧烈的咳嗽就要了他的命。





 

  病房静悄悄,几乎能嗅得到渐渐逼近的死亡气息。54岁的谷成光侧卧在床,嘶哑的一阵咳嗽,一口痰涌向喉管,儿子赶紧把地上的篓子递上前,痰咳出来,他的脸色没刚才那么难看。如果不是插在鼻孔的氧气机管子,也许一声剧烈的咳嗽就要了他的命。

  从X光片可以看到他的两个肺布满了白色小点,这些点会聚集成一块块硬的疤痕。这是一个典型的尘肺病三期病人,医生说。三期,属于晚期,等同没治了。

  随时去世的尘肺工

  不知他能否捱到过年。11月9日上午9时,阴冷,湖南桑植县人民医院内科病房内,老伴王彩春抹了把眼泪,转过身去。1993年,34岁的壮小伙谷成光和几个老乡乘火车南下深圳,开始辗转各工地从事钻孔爆破行当。

  随着亲戚带亲戚,老乡带老乡,远在1200公里外的深圳,聚集了一个人数超百人的桑植风钻工劳务工群体。彼时深圳,修路建桥,开山填海,整个城市就像一个大工地,风钻工每个工地必不可少。

  但因此埋下后患。健康防治被忽略,天天吃灰。

  山间坟茔的尘肺工 余下孤儿寡妇两层楼

  40出头的谷臣云,走在谷成光前面。今年5月份,距离诊断出三期尘肺病三年之后,他最终在胸闷咳嗽中痛苦死去。去世时,一米七四的人,体重不到80斤。

  芙蓉桥乡胡家峪村一处山坳,隆起一个长满茅草的土窝,没有墓碑,花圈的颜色仍然鲜艳。妻子王祥艳在田里干活,一眼便可瞥见丈夫的长眠之地。

  来深从事风钻工近20年,换来家里一栋占地面积150平米的两层楼房。房子是2007年盖的,没有装修,空荡荡的。妻子王祥艳说,前年拿到手的深圳政府的13万元人道主义补偿金,大都花在治病上,如今两个小孩读书,生活费东挪西借。

  返乡休养的尘肺工 山区多陡坡行路难

  最近几年,陆续传来桑植尘肺工去世的噩耗。对于当地人来说,是预料之中的事,只是迟早而已。

  走了的化作山头一堆坟茔,逢年过节后人来烧炷香祭拜。更多诊断为二期一期病状的尘肺工,还得继续活下去。

  这群曾在深圳打工、维权的尘肺工,大都集中在桑植县芙蓉桥乡和马合口乡。山区多陡坡,他们多走几步便会气喘吁吁,田地的农活基本干不了。“不能喝酒,不能抽烟,走路要慢点。”在乡上一家小饭馆,40岁的钟家泉和一群尘肺工说着说着,突然陷入沉默,因为聊起了在县医院等死的谷成光。

  其实,在深从事风钻工数年,他们并不是没有想到会落得今天尘肺病的结局。打工那会,在工地天天吃灰,从堵塞的鼻孔往往会抠出一把黑漆漆的灰砣子。

  问题根源在于防护措施几乎为零。49岁的二期尘肺病患者刘良才说,下到几十米的地基,风钻机深入岩石隧道扬起颗粒大的粉尘,而用于防护的只有一个五毛钱口罩,薄薄的。

  2004年之后,同样在深圳从事风钻工的,没有出现一例尘肺病人。用人单位知道一旦工人患上这种职业病,面临巨额赔偿,因此提高了防护措施,配备的一副口罩至少价值60多元。

  湘西大山里的寒冬来了,快下雪了,他们整天围坐在火塘边,昏昏入睡,火苗映红了一张张苍白的没有血丝的脸。




张家界梦帕客栈 http://www.mengpakezhan.com/
电话:0744-8350888;18107442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