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帕客栈 官网 热线:0744-8350888
做张家界口碑最好的人文主题精品智慧客栈!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新政策能否改变医疗失衡局面?
2014年04月11日 来源:www.mengpakezhan.com 编辑:mengpakezhan.com 已被浏览:
新华社记者 江国成 吕诺 孟昭丽

  发展改革委、卫生计生委、人社部9日宣布放开非公立医疗机构(民营医院)医疗服务价格,并要求各地将符合医保定点相关规定的民营医院纳入医保等社保定点服务范围。这些举措能否引导和鼓励社会资本加快进入医疗卫生领域,缓解“看病难”?社会资本进入医疗服务行业还有多少障碍?记者采访了有关部门和相关民营医院。

  1:1与9:1失衡折射几多医疗痛处?

  公立医院在品牌、实力和市场份额上占据绝对优势,占有90%的市场份额:去年前10个月,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总数之比为13440:10877个,大约1:1,但全国公立医院总诊疗人次和住院人数与民营医院相比均为9:1。

  30多岁的北京居民小包是个典型的“北漂”。不久前,她的丈夫突发脑溢血,在附近公立医院抢救无望后,她设法将丈夫送往北京著名的宣武医院。小包说,民营医院鱼龙混杂,想不到有哪家让她放心的,所以从没想过去民营医院看病。

  小包对民营医院的看法在亿万城乡居民中确实有一定的代表性。

  北京大学中国卫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刘国恩表示,由于体制机制等因素影响,我国民营医院长期得不到应有的扶持,在技术实力和政策支持上和公立医院待遇悬殊,多数民营医院只能在公立医院的夹缝中艰难生存。

  “在许多西方国家,医疗服务和技术最好的医院往往是民营医院,而不是公立医院。在我们国家,情况正好相反,民营医院得不到应有的发展,许多病人不敢去民营医院看病,很多民营医院也请不到、留不住好医生。”刘国恩说。

  同许多民营医院只有10余年左右的发展历史相比,我国公立医院历史悠久。新中国成立以来,公立医院在发展过程中一直享受政府在人才培养、财政拨款、税收、土地无偿划拨等方面的扶持。相比之下,民营医院不但享受不到这些政府扶持,反而在人才引进、设备配置乃至体检等政府服务采购等方面受到歧视。

  新政策能否吸引社会资本办医?

  “放开民营医院医疗服务价格对民营医院发展肯定有好处。让我们对民营医院的发展更有信心了。如果价格不放开,一些个性化的特色服务等业务就没法做。”拥有四川省最大民营医院——成都市西区医院的郝士权说。

  耗资4亿元,按照三甲医院标准建设的西区医院大楼高达26层,拥有800张床位,是四川第一个拥有三级乙等综合医院资质的民营综合医院。15年来,这家医院拥有卫生技术人员663人,其中高级职称80人,中级职称120人,还配备了进口自德国、美国等上亿元医学诊疗设备。

  “这是2009年启动新医改以来破除以药养医体制最为有力的政策,对公立医院改革和社会资本办医具有实质性推进作用,符合十八届三中全会确定的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改革原则,为医改趟过深水区提供了多层次的推力。”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教授朱恒鹏如是说。

  对于要求各地将符合医保定点相关规定的民营医院纳入医保等社保定点服务范围,并执行与公立医院相同的报销支付政策,许多民营医院认为这是重大利好。

  “我们欢迎这些好政策,期待尽快让我们纳入医保报销定点医院。”首都第一家大陆和与台资合办的民营医院——北京宝岛妇产医院董事长杨文秀说。

  来自福建莆田的杨文秀在全国还投资了9家皮肤病专科和多家综合性医院和产科医院。

  福建省卫生厅一份报告显示,莆籍民营企业家投资在全国举办的民营医院约6800余所,约占全国民营医院总数的85%左右,其中三级医院30多家,二级医院2100多家,一级医院约4600多家,总床位数约36万张,年诊疗量约为1.69亿人次。

  厦门长庚医院是一家台资医院。这家医院总执行长刘智纲认为,从一定程度上讲,新政策可以让民营医院开发更多的服务项目,提供更好的、更高端的服务,这是一个机遇。

  民营医院谨慎看待“放开价格”

  目前,我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包括营利性和非营利性两类。营利性机构的医疗服务已实行市场调节价,这次放开了非营利性的民营医疗机构医疗服务价格。

  作为一家非营利性和事业编制的民营医院,浙江省萧山医院是政府和民资合办的一家综合性医院,日均门诊量达到5000人次。

  “在公立医院医疗服务价格十分低廉的情况下,民营医院是不会提价的。否则,病人会用脚投票,到区内7家公立医院看病。”这家医院院长商炜炜表示。

  “长庚医院不会因为这项政策出台就对医疗服务价格进行大幅调整。我们不想变成为少数人服务的贵族医院。作为一个提供24小时服务的医院,我们把更大的力量放在如何为一般民众提供更好的服务上。”刘智纲说。

  社会资本进入医疗服务行业还有多少障碍?

  刘智纲认为,当前,国家对公立医院实行财政补贴,医保给付偏低。在这种前提下,需要国家把相应的补贴分配到医保的补贴上。这样,医院医师的诊查费可以得到提高。

  曾任多家公立和民营医疗投资与管理机构高管的张松伦表示,价格放开势在必行。目前高档医药、大型检查价格的提升空间已经有限,最可能提高的是医疗劳务价值、基础药品的部分,既合情又合理,总体上说并不会造成乱涨价现象:从短期看,抑制了不合理需求;从长期看有利于增加供给,有利于医疗总费用的降低、缓解当前紧张的医患关系。

  “放开价格是否能顺利成功,还得取决于多重因素。”张松伦说,在医疗主流福利化、上下游外部市场化的背景下,价格双轨制甚至多轨制如何和谐发展?医保、商业保险是否能公平做到选择性价比优的医疗产品?

  在他看来,其他一些因素也至关重要:政府如何对医疗服务成本、价格进行评价、监测和引导?医改组合拳中的其他拳脚如何松绑?例如服务准入、行政区域规划、自由执业、医保定点、人才引进、职称评定、科研立项等。

张家界梦帕客栈 http://www.mengpakezhan.com/
电话:0744-8350888;18107442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