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帕客栈 官网 热线:0744-8350888
做张家界口碑最好的人文主题精品智慧客栈!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惟愿天堂无病痛
2017年10月17日 来源:www.mengpakezhan.com 编辑:邓道理 已被浏览:








惟愿天堂无病痛

——谨以此文悼念家父

邓道理

青山环抱,绿树成荫;北枕高云,南望宝峰。过完人间最后一个中秋节,家父在一阵阵哀乐声中,被亲朋好友送到他生前劳作的土地中长眠。

家父生前一直患有重病,他的离世我是有心理准备的,但没想到他会走得这样突然。我很难想象,他去世的最后一瞬间经历了怎样的生离死别?我唯有祝愿,他在另一个国度没有病痛没有苦难。

我心仿徨,人生匆忙;我心哭伤,情亦悲凉。从此,我只能在回忆的时光里怀想家父的模样,我只能在一段段尘封的往事中触摸家父的灵魂。









一、家父之始

我有两个父亲,一个是生我的父亲,一个是养我的父亲。生我的父亲姓唐,老家是慈利县三官寺苗岭村人,原来是一名国家工人,入赘到索溪峪高云,与我母亲结合后有了我和我妹妹,小家庭当时还算不错。然而好景不长,在我9岁、妹妹2岁时,生父因为矽肺病撒手西去。养我的父亲姓吴,老家是慈利县杉木桥人,原来住在索溪峪金竹山林场,在1981年我10岁、妹妹3岁时经人牵线,嫁给我母亲。本文中的家父,自然是指我的养父。

我对家父儿时的印象是会点手艺、有点文化、少有言笑。家父当时会木工手艺,能做柜子、桌子等农村家具,所以能赚些工钱填补家用;家父是初小文化,据说以前在老家当过会计,善于精打细算,所以在他的操持之下,我们的家庭在当时属于中等水平;家父对我们很严肃,不知是什么原因,平时少言寡语,脸上很少爱笑,所以我的少年和妹妹的童年几乎是在诚惶诚恐中度过,自己也不敢笑,读书也很用功,家务事也很卖力,生怕做错什么事挨骂。如果说人间有父爱,那么家父当时给了我们最严厉的爱。











二、家父之恩

家父和母亲成家的第5个年头,也就是1985年。家父终于笑了,那是1985年秋天,母亲为家父生了一个女儿,我添加了一个小妹妹。我正在读初三,大妹妹在读小二,在做筑米酒的时候,家父脸上遇到谁都写满了灿烂的笑容。现在回想,家父之笑也许应该是一个做父亲的真正快乐表现。

家父对小妹妹有孕育抚育之恩,对我和大妹妹更有养育教育之恩。他和母亲省吃俭用,送我们三兄妹先后读完了高中或中专,虽然都没考上大学,但是与他们上一代相比已经是很有文化了,这在我们周围乡亲眼中也被人称赞。1989年7月,我高考落榜的消息传到家父口中后,家父没有说我什么,只是一声叹息。我知道家父是希望我能考上大学改变命运,我也暗下决心用自己的奋斗实现人生价值。后来我能从一个泥腿子成长为宣传家乡的文化人,与家父那年的一声叹息密切相关。1989年12月的一个傍晚,大妹妹从学校返家途中,在狮子岩路段不慎摔伤头部生命危急,本乡医院表示无力回天,家父在其他几个叔父的支持下连夜送到慈利县人民医院手术抢救,最终将大妹妹从死亡线上拉回人间。

家父于我和大妹妹来说,虽然不是亲生父亲,但对我们在成长的关键时刻所表现的深沉父爱,让我们受益一生。父爱如山,父恩如海。无论时空怎么改变,我们都会感谢家父对我们的恩情,我们都会铭记与家父的在世情缘。











三、家父之家

家父出生在1940年,兄弟姐妹4个,他是老幺。也许是因为老家家里条件差,也许是因为自身性格孤僻,在40岁之前他都是单身。他与母亲结合后,便成为我们家里的家长。

在我青年的印象中,家父比较勤劳肯干,经常起早贪黑。家父和母亲把我们拉扯大后,家里开始发生了许多变化。我结婚后,家父让我们迅速自立门户;大妹妹出嫁后在浙江发展,他管理的家庭又少了一个人;小妹妹结婚后在广东创业,他负责的家庭实际上就是他和母亲两个人了。我的住房离他们比较近,这些年来除了一些经常的嘘寒问暖送些水果外,也就是偶尔带他们到外面餐馆吃饭,他们的生活日子过得如一潭静水,简单而平淡、孤独而寂寞。只有每逢过年,大妹小妹才会从天南地北赶回家团聚,这时候便是家父他们最热闹最幸福的时刻。

“父母在,不远游。”这是古话。趁父母还在,陪他们远游,却是我成家后的最大愿望,愧疚的是没能完全实现。2010年年初,我和妻子曾陪父母乘坐了天子山索道和百龙天梯,在空中游览了自家山水;去年腊月,我们又陪他们去看大峡谷玻璃桥,然而家父由于恐高只能望桥兴叹空留遗憾。有幸的是小妹妹、大妹妹都曾成功邀请父母到广东、北京旅游了一次,让他们走出了家门看到了山外的世界。我虽陪他们旅游了两次,自己承诺的要陪他们到更远的地方旅游一次的计划由于种种原因终究没有成行,现在已经成为我心中永远的疼。



















四、家父之病

我们几兄妹都成家立业后,父母们也开始老了。他们已经衣食无忧不需做体力活,也没有其他经济负担,按说该到了享受天伦之乐老年之福的时候。然而事与愿违,家父病了,病得不轻。

家父患了两种病,一种是心病,一种是身病。先是得的心病,他在大约五年前的样子,竟然迷上“地下六合彩”,一心想发横财成了铁杆“码迷”。买赢了眉笑颜开,没买中就唉声叹气,结果往往是赢少输多。我们获知情况后,就苦口婆心劝他安安心心过生活,可以打打小牌,千万别买害人的码。我们做子女的无论怎么想方设法做工作,家父就像被勾走魂魄一样,表面上答应了,但心里仍“屡教不改”,总是偷偷地玩“地下六合彩”……

家父的身病,最初发生在两年前。那是一个秋天的傍晚,家父因为冠心病发作在家中火塘边突然昏倒在地。我请来救护车,把他送到医院急救,最终转危为安。不过从此家父就老是感觉吃饭没味、胸闷气促、全身乏力。前前后后,我曾送他数次住院治疗,医生叮嘱我们要有心理准备,说老人这种病随时有可能出现意外。家父性格孤僻,也不太配合医生,动不动就在医院里吵闹,稍微好一点就要嚷着出院,难受了又立马要求住院。就这样周而复始,每况愈下。

今年端午节后,家父在家里突然神志不清、胡话连篇、词不达意,与家人已经无法正常交流。我知道肯定是病情加重了,连忙致电妹妹们紧急回家。后来小妹把父亲送到市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治疗了20天,病情有所稳定,但家父因为脑髓两处损坏处于长度昏迷之中。随后,家父又被转回至区人民医院继续治疗半月,家父依然是长期不愿进食,靠胃管输液维持生命,嘴里说些话,偶尔能听明白,但不知具体意思。我们的照料和探望,他也弄不清楚……

尽人事,听天命。在几乎没有什么转好的希望之下,我和小妹商量把父亲运回家中。奇迹发生了,也许是少了医院的手脚捆绑束缚,也许是家里熟悉的环境给他温暖,家父竟然开始主动饮食,还能下地走小段路,还能有上厕所的意识。尽管依然不能正常与人说话,却能用表情和手势与人交流。我们认为,家父的生命暂时没有危险,继续活一两年不成问题。







































五、家父之终

家父在出院后家里休养的两个多月时间里,身体看上去是一天天好起来,饭量也一天天大起来,神智似乎也一天天清醒过来。尽管不能正常交流,他的嘴里喊得最多的词语就是我的“乳名”。而当我到他面前后,问他是否认识我或者有什么事情要我做时,他又沉默无语。我一离开,又开始念叨我的“乳名”。我试想,他应该是没看到我时,肯定有很多话要跟我说,而看到我后又不知如何说起。

国庆节当天,我值班回家后去看家父,牵着家父走出家门走了一小段路。家父后来不愿再走,我又陪他在家门口小坐了一会,他还与路人笑着微笑问好,最后拿着我的手笑着道别。翌日凌晨1时许,家父心脏突然停止跳动,溘然长逝,享年78岁。

生于尘土,归于自然。家父的墓地,我本意是要葬在祖母和生父那块地一起,被母亲和乡亲阻止了。原来他在生前对身后事有交代,去世后要葬在家里另一块名叫桐子林的地中。我们几姊妹到这块地去选墓地时候,正为具体葬在哪里犯愁时,说来也巧,一位长辈乡亲刚好从地里经过,给我们指了具体地点,说是家父在世时曾跟他说过要葬在那里,那里除了视野开阔,最特别的地方就是有两块天然石头立在墓前,似乎像两个卫士为他保护安全。现在看来,一切的一切,冥冥之中都是上天给家父最后的安排也是最好的安排。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家父的身后事我们已经替他实现,愿他在天国安好。

至亲已逝,生者当勉,我们都要好好活着……

2017年10月15日

 






张家界梦帕客栈 http://www.mengpakezhan.com/
电话:0744-8350888;18107442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