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帕客栈 官网 热线:0744-8350888
做张家界口碑最好的人文主题精品智慧客栈!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魅力张家界】:老爸的蜂儿
2015年09月28日 来源:互联网 编辑:李玉兵 已被浏览:
老爸的蜂儿  我不得不相信,老家近二十桶蜜蜂,是老爸他老人家自己一个人所带的禄。打从我记事时起,不记得有多少回亲眼目睹老爸往家里收蜜蜂的情景。每次在路旁树上,老爸只要是遇见没人理会的分桶的蜜蜂或是从别人家大老远飞过来迁出的蜜蜂,老爸总是如此认为,这是他与蜂儿之间的一种缘分。说得直接点,其实更是他老人家的一种福份。老爸总会不管不顾,马上暂停他手上的活,迅速解下时常系在腰间的围裙儿,欢天喜地地往那围成一团的蜂团奔去。老爸嘴里一边叽哩咕噜念叨着什么,一边轻轻地靠拢过去,用围裙包拢过去。紧贴树上的那些蜂儿,老爸便用手轻轻地往围裙里面撸赶着......待到差不多所有的蜜蜂撸进了围裙,老爸便带着胜利者的微笑,快步往家里送去。就这样年积日累,老爸居然将家里前前后后都摆上了蜂桶。最多的时候,差不多有好久几十桶。每到秋冬来临,田间地头的毛蒿子花盛开的时节,老爸便张罗起各种器具开始取蜂蜜了。因为这个时节,是从蜂桶取出蜂蜜的最佳时候。老爸说取得太早,蜜不多。时间太过了,也不行。因为秋日天气一天天冷起来了,越往冬日里走,野外四处的花蜜也少了,蜂儿采蜜的机会自然也少了。取蜜的时机,恰当与否十分关键。老爸说,蜂桶里面的蜂屏呢,一次也不能取出全部,得给蜂儿留下一小半或是一半来吃,否则它们会在漫长严冬的煎熬下饿死或是冻死。记忆中每回取蜂蜜,老爸总是在漆黑的晚间进行。我那时便傻傻地想,或许是白天取蜂蜜,怕蜂儿一哄而散,或是担心蜂儿认出盗取它们劳动果实的主人,怕它们生气会飞走之故吧。而我呢,因为担心靠近蜂儿怕螫到自己,自是不敢到老爸的身边看他到底是如何取蜜的。每次只是远远地听他用小木棍有节奏地轻轻地敲击蜂桶的声音以及闻听到受到惊扰的蜂儿飞出嗡嗡嗡狂舞的声音。我想,老爸轻轻敲击蜂桶,想必是为了惊动那些蜂儿,使它们从蜂屏里面爬出,方便他用刀割下蜂桶里一半的蜂屏吧。不过蜂桶太多,取蜂蜜自然也消耗体力,体力不济之时,老爸也会有不小心,偶尔把一两只蜂儿弄痛,那些北弄痛的蜂儿,则冒死射箭螫伤他的手。近日,家乡毛蒿子又要开花了。可是老爸却不幸患上了淋巴癌,近一米八的魁伟身体竟然在三四个月的时间里,被癌细胞无情地击垮、吞噬了,如今已经是瘦骨嶙峋,奄奄一息甚至命悬一线了。老爸言语含糊不清,腿脚更是无力,连大小便也需要孩子们帮忙才行。所以,取蜂蜜的事,我们不会也不敢告诉病危的他。刚刚给他买回的摇蜜机,他老人家还没有来得及打开用上一次。因为难熬的疼痛,他都没有太多的气力来呻吟了。淋巴癌,已将他老人家逼至死亡的边缘。他再也不能关心时令的转变,也不会在意现在已是毛蒿子要开花的时节,或许他的时光还停留在患病住院时的端午节......有人说,命这个东西,实在说不清道不明。是的,老爸收回家的那些蜂儿,分明是他老人家一个人带的禄。就在上周末,摆放老爸老妈两具寿木的偏屋屋檐下并排放置着的两桶蜂桶,左边的一桶居然分桶了,幸好没有飞多远就停留了下来,团聚在屋檐下方一处椽片上。一大团围吊着,甚是好看。我们发现后急忙叫老妈来收,想着老妈跟着老爸生活了大半辈子,想必学到了几招吧。不料老妈端来一瓢盐水,将盐水喷洒在找来的一个空桶里面,学着老爸的样子用手往桶里面撸着,一边告诉我们,说她的手抚摸在那些蜂儿身上,凉凉的,滑滑的,就像抚摸在一匹上好的绫罗绸缎上面。老妈一撸,一开始居然有一些蜂儿跟着往桶里面爬了,但是只坚持了一小会儿,蜂儿们便不再往上爬,还退回原处了。老妈事多,见蜂儿不上去,原本就对此不甚感兴趣,便忙她的事去了。没有办法,我们只有眼睁睁看着它们继续挂在屋檐下。接下来的几天是阴雨天,这群蜂儿也没有急着飞走的意思。五天后,家住三十里外的堂弟文成前来探望病危的老爸。我想着叔叔家也有数十桶蜂,想必他有办法收这些分桶的蜂儿。听到我们说家里有分桶的蜂儿还挂在那边屋檐下,文成弟在我们疑惑的眼神之下便开始用手往搁放在那里已是好几天的空桶里面撸蜜蜂了。他好像不是在撸一群会螫人的东西,而是在撸一堆往下垂挂着快要滴落的水泥砂浆,文成弟一把一把地把它们从下往上轻轻地撸赶着,不一会儿,那些蜂儿似乎是在听到了一声令下后,居然乖乖地一个接一个地成串成索状地往上爬去。文成弟没有理会那些受到惊扰的蜂儿在桶外的狂飞乱舞,他一边举着桶,一边用手撸赶着,一边给围观的我们上着一堂有关蜜蜂的课程:他说,蜜蜂已经在地球上存活了3千万年,它有一个科学名字叫西方蜜蜂,这种环保昆虫对植物授粉至关重要。他还说,蜜蜂是唯一一种为人类生产食品的昆虫。蜂蜜是唯一包括维持生命所需全部物质的食物,包括酶,维生素,矿物质和水;它也是唯一含有松属素的食物,松属素是一种抗氧化剂,能够改善脑功能。文成弟告诉我,蜜蜂有六条腿,两只复眼分布在头的两边,由数千只透镜组成,2对翅膀,一个花蜜袋囊以及一个胃。蜜蜂的翅膀每分钟扇动一万多次,所以在蜜蜂的飞行过程中有明显的嗡翁声。文成弟继续说,一群蜜蜂中大概有两万只到六万只蜜蜂和一只蜂王。蜂王大概能存活两三年的样子,也是唯一产卵的蜜蜂,一般在夏天最忙碌,蜂王每天产卵的数量高达2500个。工蜂是雌性蜜蜂,它的生命周期只有六到八周,并且一直工作。每只工蜂大概采集50-100朵花的花蜜之后才返回蜂桶一次。平均每只工蜂在一生中实际只能够酿造大概十二分之一匙的蜂蜜。雄蜂长什么样子?见我们有疑问,文成弟在撸赶间,马上从蜂团中翻找出一只黑灰色的蜜蜂,他告诉我说,这是雄蜂。见我不敢接手拿,他说不要怕,雄蜂没有像工蜂一样的针,它也基本上没有什么活干,唯一可干的活,便是寻找蜂王,然后与蜂王交配。文成弟还说,每个蜜蜂群体都有用于内部识别的独特气味。这些蜂儿这几天为什么没有飞走,那是因为蜂王没有走,它们忠实于蜂王,会循着蜂王的气味紧紧相随。最后他说,待会儿他把这些蜂儿赶进蜂桶后,将桶搬至下一个地方时,是千万不能翻过来的,因为一见光,这些蜂儿会一飞而散......难怪别人都称他为农村小博士,我以为此话一点不为过。不料这一桶文成弟刚替我们收回不到两天时间,右边的一桶的蜜蜂居然也迁走了。那些蜂儿走的时候飞得老高,显然没有停留之意。但是,我们还是设法极力挽留。我们学着老爸平日留蜂儿的样子,一边尽力往蜂群喷洒着盐水,一边大声叫唤着“蜂儿住啊,蜂儿住啊......”然而,那些蜂儿不知是听到了我们的呼唤还是怎么的,飞离得更快,嗡嗡嗡飞舞地声音更加响亮。我一下子明白了:这些蜂儿。它们是在跟病危的老爸作别呢。紧接着,大部分蜂儿像是得到了号令,全都停在房顶瓦片上。但是,片刻间,它们再次蜂拥而起,向远处飞去。是的,它们的声音再怎么大,再如何嗡响叫唤,也唤不出老爸矫健的身影出门设法挽留,因为老爸他太累了,再也没有气力挽留它们了。人之将死,这些不谙人情世故的蜂儿,居然也不再为其起舞,为其甜蜜了?或许有一天,其他无情的、绝情的近二十桶蜂儿终随着老爸的离去而全部消失。亲爱的老爸,您放心。你侍弄的那些蜂儿,要去,去它们的。你的家人,你的孩子们绝不会弃你而去。即使病入膏肓,即使只剩一口气,我们也不会抛弃你。我们会一直陪着你,走过生命里这一段最难捱的艰难时光。  

张家界梦帕客栈 http://www.mengpakezhan.com/
电话:0744-8350888;18107442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