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帕客栈 官网 热线:0744-8350888
做张家界口碑最好的人文主题精品智慧客栈!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青年毛泽东之路(10):常是芋园客
2015年06月21日 来源:互联网 编辑:李玉兵 已被浏览:
青年毛泽东之路(10)常是芋园客 文热心  芋园,当年长沙的一个私家园林。     毛泽东在一师读书期间,是芋园的常客,因为这里是一师教师的宿舍。一天的课堂受教之后,毛泽东“匆匆往李氏芋园赶路”。     到芋园,是为了求教,说得直白一点,有时是为了补课。     住在芋园的这几位老师无论品德还是知识,都给了毛泽东重要的影响。     青年毛泽东与老师的亲密关系,芋园可以作证。      1     足印:芋园     李小嘉叙说当年     著名花鼓戏表演艺术家李小嘉,是芋园的第五代。虽然在上个世纪40年代她出生时,“文夕大火”把芋园烧成一片废墟,可从长辈和兄长们的叙述、自己儿时对芋园残存的记忆,也大致了解“芋园当年”、“毛泽东与芋园”情景。      7月23日,她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当年的芋园好大,东接定王台、北囊浏正街、西去仅半里路即为藩正街的藩台衙门。现在的水月林小区、东庆街、浏正街、都正街、柑子园,还有长沙市公安局都在芋园内。民间有“头顶凤仪园,脚踏柑子园,中间就是李星沅(芋园)”的说法,其实,柑子园不过是芋园主人当年栽的一片柑林。解放初,她就在芋园残存的“水迹”——浏正街小学内池塘旁玩过。     当年的芋园,主人李星沅先后任云贵、两江总督、兵部尚书等,官居一品,被曾国藩誉为“八州作督”。这里本来有一个“水月林”的废寺,他发迹前曾在寺里苦读,做了20多年官后准备“一笑还山”,于1847年花巨款于废寺的基础上建筑芋园。     当年的芋园,景色怡人:亭阁花榭假山,几近半园池塘;园内四周间或有丛丛小竹林、玲珑雅致;景致间有卵石小径、木制回廊蜿蜒相接;园内遍植名贵花木,令人赏心悦目。     建成芋园后,李星沅却于一年多后在与太平天国作战中病亡。他有一位五世孙叫李青崖,上个世纪初从比利时留学回国,任职于长沙高等商业学校,并在一师兼课,与杨昌济、徐特立等人同事。杨等知道芋园空房较多,遂请李青崖向李家长辈商借。芋园中怀庐的一个院落,就成了一师的教师宿舍。住在这里的一师教师有杨昌济、王立庵、黎锦熙、袁吉六、方维夏,还有徐特立等。     李青崖与李小嘉同辈,是毛泽东的法文老师。“驱张”时,李青崖帮过毛泽东等的大忙。此为后话。      2    足步:杨家     毛泽东参加“讨论哲学问题”     有回忆录如此记载,1915年上学期,毛泽东在结束教室的课程后,匆匆往“李氏芋园”赶路,经南门口,到天心阁脚下,再往北走,来到浏阳门正街,直进门顶上悬有“李氏芋园”牌匾的院门。     毛泽东来得最多的是修身教师杨昌济家。青年毛泽东很钦佩杨昌济,曾对人说:“弟观杨先生之涵宏盛大,以为不可及。”后来更是说:“教员中给我最强烈的印象的就是一个英国留学生杨怀中(昌济),过后我和他非常友好。他教伦理学。他是一个观念主义(唯心主义)者,同时是一个品格高尚的人。在他的影响下,我写了一篇文章,题目叫《心力》(《心之力》)。那时我也是一个观念主义(唯心主义)者,我的文章大受杨教授的赞赏。给我那篇文章一百分。”而杨昌济也称赞青年毛泽东“资质俊秀若此,殊为难得”。     此时,他到杨家另一个重要活动是“讨论哲学问题”。“为了使学生不囿于课堂知识,把学生从‘小课堂’引入‘大社会’,杨昌济在芋园还组织了一个哲学研究小组,成员有黎锦熙、方维夏、徐特立和毛泽东、蔡和森等人……每逢星期日,这些人都要到杨先生家中来讨论有关哲学问题……大家每次碰到一起,就把自己一个星期来读书的心得拿来自由地进行讨论,有时也随手拿起旁边一个人的日记看看。”     正是在这种交往中,杨昌济认定毛泽东是自己理想中“强避桃源做大古,欲栽大木拄长天”的“大木”。不然,他不会成为毛泽东的岳丈,也不会在临终之前,把毛泽东托付给章士钊——介绍毛泽东的“学、品、行”,赞扬毛是“海内人才,前程远大。君不言救国则已,救国必先重二子(另一‘子’系蔡和森)。”      3     足步:王家     老师帮学生补数学课     毛泽东匆匆赶往芋园,另一件要事是到王立庵老师家补习数学。     王立庵就是著名电影演员王人美的父亲。据说,当时毛泽东还抱过牙牙学语的“王小丫”。     初进一师的毛泽东“偏科”毛病恰恰让王立庵撞着了!他对毛泽东有些失望,几次数学测试成绩都很不理想,有一次还不足60分,成了全班的“倒数第一”!王先生原以为是天赋问题,便想慢慢给毛“吃小灶”,逐步提高他的数学成绩。于是对毛泽东说:“数学、图画等课也很重要呀!你想过没有,一个师范学校的学生,什么都要懂一点,将来毕业出去了,如果某个学校只请得起一个教师,那么,数学、图画这些课还开不开呢?若是开这些课,你不会,岂不误人子弟!若不开这些课,别人又怎么能聘用你呢?”     可毛泽东回答说,“学校的课程安排得太繁杂,将近30门,宝贵的青春年华,就这样白白的流逝,实在令人心痛啊!”原来,此生不仅“偏科”有意,而且“有理”。     王立庵耐心开导:“是这样吗?可你想过没有,现在已进入20世纪了,这是科学的时代,是蒸汽机和来复枪的时代。研究社会科学的人,不懂自然科学,也是不行的呀!听说你读过达尔文的《物种起源》和赫胥黎的《天演论》,你看,他们研究的是社会改革,可又非常精通生物的进化……”     毛泽东当然知道王先生的话在理,可他有自己的担心:“先生,我知道自然科学很要紧,可是,我……如今年龄大了,学不进数理化了……”     王立庵又好气又好笑:“年方二十就以‘年龄大’自居?!古人是怎么说的?‘少而好学,如日出之阳;壮而好学,如日中之光;老而好学,如秉烛之明。’看看你吧,刚到弱冠之年,便说自己年纪大了,嫌学习为时已晚,对照古代名贤,将作何感想呢……”     王立庵的话掷地有声,让毛泽东心头一震。他思忖:先生说得极对。     于是,1915年的上学期暑假时,毛泽东每天上午和下午便到王先生家补习数学课,中午就在王家吃饭。后来,王立庵见毛泽东每天往返于一师与芋园之间,路程较远,很是辛苦,就和同事黎锦熙商量,让毛泽东等在芋园的公言杂志社内寄宿。这个暑假,毛泽东在芋园住了两个多月,直到新学期快要开学时。        4      足步:黎家      学生帮老师抄稿子      毛泽东在芋园黎锦熙家时,心情则是轻松的。因为只比毛大3岁、又是湘潭小同乡的“黎老师”,与毛泽东惺惺相惜,关系亦师亦友。二人的关系要追溯到四师。黎是毛泽东所在的班级——预科第一班历史老师。“小老师”受到“大学生”的尊崇,媒介是报纸。毛泽东是个“报迷”,因之对“报人”黎锦熙早有耳闻,为黎锦熙那不凡的经历和渊博的学识所倾倒。及至遇到黎先生,大有一见如故之感。     在学校,毛泽东也很快就引起了黎锦熙的关注。黎锦熙后来说:在当时的学生中,毛泽东“显得沉静儒雅,并无过激言行,上课听讲时从不浮躁,只是一双眼睛灼灼有光”。课间休息时,他“从不和人打闹,对一切事物总是静思、观察”。黎还回忆说,那时毛泽东就表现了不凡的胸襟,言谈之间,不时流露出以天下为己任的气概。     1914年,四师并入一师后,黎锦熙仍任历史教师。他与杨昌济、徐特立、方维夏等组织“宏文图书编译社”,他任主任,编辑中小学各科教材;又附办刊物《公言》,发表正义舆论,抨击教育弊政,极力鼓吹新学,并以三分之一的篇幅报道当时正在进行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引人注目。毛泽东对办报办刊兴趣很浓,便时常帮黎先生抄写文稿。对这段史实,黎锦熙后来以欣慰和略带幽默的口吻说过:他办报时,有三个学生帮他抄过文稿。一个是不问文稿的内容,照抄不误;一个是凡见到文稿中有问题,总要提出来,并代为润色;一个是看到他不同意的文稿,干脆不抄。后来,第二位成了著名的作家,那就是田汉;第一位默默无闻了;第三位成了伟人,即毛泽东。     从黎锦熙1915年的日记和后来所写的《毛主席六札纪事》中的部分回忆,可以看到在4月4日到8月29日这段时间内,毛泽东共拜访黎锦熙近20次。他们名为师生,实是挚友,推心置腹,无所不谈。后来,在是否出国留学这样关系到人生道路抉择的大事上,毛泽东也写信征询黎锦熙的意见。     黎锦熙也在这种交往中进一步“认识”了毛泽东,得出了“大可造”的结论。       5     足步:方家     主任破例让学生做总务     住在芋园的还有学监主任方维夏。方维夏给毛泽东更多的还是社会活动方面的指导和帮助。毛泽东最长、旅行地域最广的一次“游学”活动,就是在方维夏的具体安排和支持下进行的。后来,他更是支持毛泽东创办文化书社、俄罗斯研究会等。而方维夏对青年毛泽东最重要的一次提携,是1917年下学期担任一师学友会代理会长时,推荐还是学生的毛泽东接任自己原先兼任的总务一职。在一师,学生担任学友会总务却是破例的。     毛泽东担任总务,有了一个组织活动的平台。而方维夏对毛泽东组织的活动在人财物上大开绿灯,使得学友会的工作特别活跃,办的事情特别多。     在一师“人物互选”总评时,方维夏综合全体师生的意见,对毛泽东作出了几条精到的评语。具体内容是:敦品为“敦廉耻,尚气节,慎交游,屏外诱”,自治为“守秩序,重礼节,慎言笑”;文学为“长于国文词章”;言语为“长于演讲,论辩应对”;才具为“应变有方,办事精细”;胆识为“冒险进取,警备非常”。从上述评语中,可见方维夏对毛泽东的器重与褒奖。     方维夏与他的弟子一样,日后成了共产党领导人物。1935年,在陕北的毛泽东听到方维夏牺牲的消息后,不禁悲泪长流。他对老师徐特立说道:“方先生是我的好老师、好同志啊!他敦品励学,德高望重,放着国民党的高官不做,40多岁投身革命,了不起呀!”     芋园,让毛泽东收获了许多许多。     ■链接     青年毛泽东的主要老师     1、尹高潮在《毛泽东的二十四位老师》中列举的是:“启蒙老师”文正莹,塾师邹春培和毛宇居、“过激派老师”李漱清、“失业的法科生”毛岱钟、韶山唯一的秀才毛麓钟,东山学校校长李元甫、国文教师谭咏春、“假洋鬼子”萧克琳、教师贺岚岗,省立一中校长符定一、国文教师柳潜、国文教师胡汝霖,四师和一师国文教师袁仲谦、四师和一师历史教师黎锦熙,一师三任校长张干、易培基、孔昭绶,一师修身教师杨昌济和徐特立、一师历史教师罗元鲲、一师学监方维夏、一师数学教师王立庵、一师数理教师王季范。     2、黄露生在《毛泽东的尊师风范》中,列了33人,未见之于尹著的有毛简臣、张有晋、罗教铎、陈润霖、杨树达、汤增璧、石润山、谭柄锷、易白沙、刘策成、仇鳌、邵飘萍、孙俍工,却未列入胡汝霖、萧克琳、毛岱钟。     3、而据笔者掌握的情况,还有一些人未列入,如一师校长武绍程 、英文教师荆嗣佑,湘乡驻省中学学监杨柄谦,“体育老师”柳午亭,甚至还有我国首位留美博士王长平,等等。     

张家界梦帕客栈 http://www.mengpakezhan.com/
电话:0744-8350888;18107442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