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帕客栈 官网 热线:0744-8350888
做张家界口碑最好的人文主题精品智慧客栈!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青年毛泽东之路(7):自学定王台
2015年06月21日 来源:互联网 编辑:李玉兵 已被浏览:
青年毛泽东之路(7)自学定王台 文热心    离开省立一中的毛泽东有着半年的自学日子。   他每天来往于新安巷湘乡会馆(“省中”)和定王台湖南图书馆之间。   在图书馆自学的日子里,他是自由的,也是自觉的,还是惬意的。与在学校里因那种“规则繁琐”、“课程”太少相比,这里更有益于求知欲极盛的青年毛泽东。   正是在这个图书馆里,青年毛泽东度过了他求知过程中“最有收获的时期”(半年)。     1   足印:新安巷   一个“老点”   离开一中的毛泽东又回到“老点”——湘乡“省中”,时间是1912年7月。   这是毛泽东在两年之内,第三次进入“省中”。   之所以能再“入”“省中”,是因为“东山”老校监李元甫做了“省中”新校长。   李元甫不仅继续让毛泽东住“省中”,而且还对毛泽东予以了经济上的资助。   虽然有个住“点”,毛泽东基本生活却过得非常艰难,可他在湖南图书馆自学的决心没有退缩。      2    足印:定王台    一处遗迹    7月1日,当记者再一次来到定王台时,一座解放路高架桥东西飞架,桥的两边都是“水泥林子”,那边是定王台书市,这边“林”中则有长沙市图书馆。不见汉家“台子”,刘发故事早已湮没在沧海桑田变迁中,只剩下图书馆前那块黑色的石碑,标明这里曾有重重历史厚幕。   汉晋往矣,唐宋也去,清末以来的时光在碑上仅留下简单的文字。        史载:清光绪三十年(1904)初,梁焕奎、龙绂瑞、魏肇文等12位爱国忧民、思想开明的青年在《湖南官报》593期发表“湖南图书馆兼教育博物图书馆募捐启”,倡议创设湖南图书馆兼教育博物馆。经当时的湖南巡抚赵尔巽批准,将长沙定王台进行修缮改作图书馆。    经过筹备,湖南图书馆兼博物馆于当年春天正式开馆。这是全国最早的省级图书馆,不仅有图书供读者阅览,还列置光化仪器,供读者试验,陈列人体和动植物标本,使读者开阔视野。这在当时是一个创举,受到广大读者和社会舆论的好评,名声远播,上海《东方杂志》特地作了报道。    这年11月6日,该馆又在《湖南官报》公布《湖南图书馆兼教育博物馆规则》,共30条。据考证,这是全国最早的图书馆管理规则。如此,只要是有志于学习者,都可以按照规则入馆阅读馆内所藏的各类图书报章,使用馆中标本模型、理化器械。这个馆成为湖南一个新型的知识传播场所。    当然,后来这个馆馆址有过几次变迁。遗憾的是,包括湖南省图书馆原址在内的定王台地面建筑,在1938年的“文夕大火”中全部焚毁,只剩得空坪一块。    感谢先贤,创办了这个图书馆,让青年毛泽东自学有“馆”;也感谢管理者,制定了开放规则,让青年毛泽东入馆自学没有障碍。     3    足步:两点一线         湖南图书馆对于求知欲望极盛的毛泽东来说,简直就是一个知识的海洋。    在省图书馆自学的日子里,毛泽东每天就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    省图书馆离新安巷大约三里路。青年毛泽东每天沿着新安巷——坡子街——城南路——定王台路线往返。他每天吃过早饭后,就匆忙地来到馆里,赶上馆里门一开就能进去看书的“火候”。到下午五六时要闭馆时,他才出来。    7月1日下午,记者试着沿“毛泽东路线”走上一程,从新安巷旧址朝黄兴路步行,上晒下“蒸”,不到20分钟已是汗流浃背。可毛泽东从夏到秋、从秋到冬,每天如此。他可以选择阴凉处躲避火毒的太阳,可无法绕开冬天的雨雪和贼冷的风,何况他只有单薄的衣衫。还有,他常常中午饿着肚子,就是有吃的也只是几个烧饼。    酷暑寒冷、雨雪寒冷,并没有阻住他自学的脚步。后来,他自己回忆说:“自己订立了一个读书的计划,规定每天在湖南省立图书馆中阅书。我十分地有规律和专心,在这个方式下费去的半年,我以为对我是极端宝贵的。”    如果说,省图书馆是他的自由天空的话,那么到了住地就是残酷人间了,因为那里还住着退伍兵。毛泽东回忆说:“那里(“省中”)还有许多士兵——都是‘退伍’或被解散的人,没有事做,也没有钱。会馆中的学生和兵士总是在吵架,有一夜,他们之间爆发了武力的冲突。兵士们攻打学生并且要杀死他们。我逃到洗澡间里去躲避,一直等到打完。”    自控能力很强的青年毛泽东,在这种混乱、贫困、艰苦的环境里,不受干扰,坚守自己的目标。    4    足步:像牛进园    2012年,湖南省图书馆举行了一次展览,主要展出湖南图书馆馆藏名人手稿和赠书等珍贵资料。此次展览的展品中,就包括毛泽东曾读过的书:亚当斯密士的《原富》、达尔文的《物种原始》、斯宾塞《逻辑学》以及古希腊的诗歌、罗曼史(传奇)、神话等。    毛泽东进图书馆之前,按他日后自己所表述的:“我已经十九岁了。不但没有读过几本书,连世界上究竟有些什么样的书,哪些书是我们应该读的,都一点不知道。”    而图书馆却是“古今中外”知识的海洋。他日后披露自己“走进湖南图书馆”后的心情,“楼上楼下满柜满架都是书,这些书都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真不知应该从哪里读起。后来每读一本,觉得都有新的内容、新的体会,于是下决心要尽最大的努力尽量多读一些。”他“就贪婪地读,拼命地读,正像牛闯进了人家的菜园,尝到了菜的味道,就拼命吃菜一样。”    毛泽东在回忆中,清楚地记得自己在这里读了什么书:“在这自修的时期内,(我)读到世界历史和世界地理……我读了亚当·斯密士(亚当·斯密)的《原富》和达尔文的《物种原始》(《物种起源》),约翰·斯陶德·密尔(约翰·穆勒)所著的一本关于伦理学的书。我读了卢骚(卢梭)的著作,斯宾塞的《逻辑学》和孟德斯鸠所著的一本关于法学的书。我将古希腊的诗歌、罗曼史、神话和枯燥的俄、美、英、法等国的(历)史地(理)混合起来。”    日后,已经成为中国共产党的领袖,和战友们创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毛泽东回忆自己文化基础积累时说:“我没有进过大学,也没有留过洋”,他的学习生活中最有收获的时期是湖南图书馆自学的半年。     5    足步:世界地图    然而,毛泽东觉得在湖南图书馆自学的半年,“最大的收获”是第一次“看见了世界地图”。他说:“说来也真好笑,我读过私塾、小学、中学,也当过兵,但从来没有看见过世界地图,因此不知道世界究竟有多大。在我的脑子里,湘潭县大、湖南省更大,中国从古就称为天下,当然大得了不得!湖南图书馆的墙壁上挂有一张世界坤舆地图,我每天经过那里,都要站住看它一看,看起来使我大吃一惊,原来中国只占全世界的一小部分,湖南省更小,湘潭已看不见,韶山村更没有影子。”    于是,毛泽东发出感慨:“世界真的大呀!世界既大,人就一定多,这样多的人怎样在世界上生活不值得我们注意吗?”    他从自己所熟悉的韶山冲又联想到世界:“以韶山村的情形来看,一般劳动人民都过着痛苦的生活,不是挨饿,就是挨冻,也有因为没钱吃药而活活病死的,也有交不出钱粮被关进牢狱活活关死的,在韶山村我没见过几个过得快乐的人。韶山村如此,全湘潭县、全湖南省、全世界恐怕也如此……”    对于这个世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解释和对策,而此时19岁的毛泽东首先想到的是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责任——“我们青年责任真的重大,我们应该做的事情真的多!从这时候起,我决心要为中国痛苦的人、世界痛苦的人服务。”    毛泽东“改造中国与世界”的意识已经萌发。     6    足步:被迫结束    正当毛泽东兴致勃勃地过着自学生活的时候,新的问题发生了——这年腊月,他按中国的传统习惯回到韶山过年。望子成龙的毛顺生,见儿子既不进校读书,又不谋职,认为是不走正道。他不能容忍儿子的这种自由行为,强令毛泽东一定要再去报考正规学校,说是如不听话,要么就断绝他的生活来源,要么让他回家务农。    “这时我没有钱用,因为家里不给我金钱,除非我进学校。又因为会馆不能再住下去,我开始寻找新的托身之所。”毛泽东如此表述自己当时的困境。    经济来源,这是个问题!    新年刚过后,毛泽东又来到长沙城。元宵节的前夕,毛泽东前往自己一中的国文老师胡汝霖家拜年,同时征询老师对报考哪类学校的看法。胡汝霖认为毛泽东再不宜进中学就读,应该选择一所专门学校。这位舍弃高官厚禄、甘于清贫、终生事教的知识分子,希望学生也能像自己一样,去报考师范学校,将来当一名教师,走教育救国、教育兴邦的道路。当然,导致毛泽东到师范求学的因素,还有更多的说法。    不管哪一种说法更准确,也不管哪一个人的意见对毛泽东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不再“自由”、确定职业,是大家共同心声。     7    足音:半年自学,“最有价值”    就这样,毛泽东结束了定王台的自学生活。    “这是我学习历史上最有价值的半年,增长了知识,提高了觉悟。”这是毛泽东对自己这段自由读书时间的总结。    “增长了知识”,“读了6年孔夫子的书”,经历“东山”学校、湘乡“省中”、省立一中求学的毛泽东,在自学的日子里,“书路”大大地拓宽,已深入西方经典的宝库。西方的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经典,拓宽了他对世界的观察视野,深化了他对世界的认知能力。    “提高了觉悟”,一幅地图让毛泽东发出“世界真的大”的感慨,但救国救民的志向,又让他联想到整个世界受苦受难的人们,因而意识到要为他们服务,“改造中国与世界”的意识萌发。    中国近现代史与世界近现代发展史紧密相连,中国任何一次变局都离不开世界的因素。作为一个中国现代革命的掌舵者,不牢牢把握国情不行,不深知世界、世界发展的趋势也不行。历史之所以选择了毛泽东,正是因为他把世界上最先进的科学理论与中国革命具体有机结合。     在湖南图书馆,毛泽东就把目光投向了整个世界。    ■链接    钦佩达尔文的著作    毛泽东向斯诺列举自己1912年在湖南图书馆所读的书时,其中有达尔文的《物种原始》(《物种起源》)。    62年后的1974年,英国前首相希思来华访问,送给毛泽东一张达尔文的照片(有达尔文的签名和达尔文自己写的话:“这是我的确十分喜欢的一张照片,同我的其他照片比,我最喜欢这一张”),还有达尔文《人类原始及类择》的第一版,是达尔文的后人提供的。     毛泽东说:“达尔文,世界上很多人骂他。”    希思说:“但我听说,主席很钦佩达尔文的著作。”    毛泽东点头,说:“嗯!我读过他的书。帮他辩护的,叫Hux1ey(赫胥黎)。”    希思点头,说:“他是十分杰出的科学家。”    毛泽东说:“他自称是达尔文的咬狗。”这里说的是赫胥黎为捍卫达尔文学说,同攻击达尔文学说的人激烈辩论的故事。    毛泽东确实钦佩达尔文的著作,在自己的著作和谈话中,多次提到达尔文和进化论。其中最重要的一次,是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中。在这个讲话的论述“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一节里、他说:“历史上新的正确的东西,在开始的时候常常得不到多数人承认,只能在斗争中曲折地发展。正确的东西,好的东西,人们一开始常常不承认它们是香花,反而把它们看作毒草。哥白尼关于太阳系的学说,达尔文的进化论,都曾经被看作是错误的东西,都曾经经历艰苦的斗争。”            

张家界梦帕客栈 http://www.mengpakezhan.com/
电话:0744-8350888;18107442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