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帕客栈 官网 热线:0744-8350888
做张家界口碑最好的人文主题精品智慧客栈!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转载]风景的绝唱
2015年01月05日 来源:www.mengpakezhan.com 编辑:流云 已被浏览:
原文地址:风景的绝唱作者:罗长江77777                           风景的绝唱           ——与张家界大峰林对话之二
   一种苍凉美,一种狂狷美,一种大气美。
   千百座砂岩岩峰兀自挺立成一种奇观。峰林间,一柱柱阳光静静斜射着,一缕缕云雾静静升腾着,一道道溪瀑静静明灭着,一阵阵林涛静静起伏着,一阕阕天籁静静萦绕着……
   壮阔是横无际涯的壮阔。
   静穆是无始无终的静穆。
面对气象是如此崔嵬画面是如此辉煌气氛是如此静穆的千峰万壑,面对地球上这独一无二的大景观、天宇下这恣肆汪洋的大手笔,一切语言和文字都显得苍白,孱弱,甚至多余。索性如野牛如老狼如猛虎一般,立在悬崖边作一番嗷嗷长啸多好,声音便越过峰峰壑壑,涌至峰天相连的远处,让满世界经久不息地荡起嗬嗬不已的回声,粗砺、古远、雄性且野性的回声!
    如浪的峰峦排挞而去……
    如涛的云雾倾泼而来……
    我盘桓于西海天台的万丈悬崖之上。一年前,一位身著长袍足蹬布履的长者,正襟危坐在我身边的这棵苍松下,搁于膝头的古琴,便溢出一片天籁般的音乐,在千峰万壑间荡漾不已。古琴演奏家是应台湾制片人之邀,来此为他演奏古曲《潇湘水云》拍摄外景的。绿波浩淼,岚气氤氲,天光云影,气象丛生,砂岩大峰林风光一经与博大精深的古琴演奏艺术融为一体,不由你不如痴似醉,不由你不失魂落魄。便如日本著名指挥家小泽征尔当年一样,禅定般盘腿坐地,曲罢良久仍垂首不语,末了只幽幽地吐出一句:“深啊……”
时光回溯到两年前。公元一千九百九十二年五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派来考察的两位蓝眼睛官员,就是从我现在所心鹜八极神驰万仞的这个观景台,逶逶迤迤爬到月亮垭的凌空处,面对大峰林的磅礴气势和大云雾的壮丽景象哦哦连声,叹为观止的。一路上,千年藤葛间荡来荡去的猴群,楞头楞脑冲着行人婉转着歌喉的窠中小鸟,被洪水冲倒的树木任其自然地横陈山涧,蟾蜍无所顾忌地跳上蓝眼睛官员的脚背,风儿眯着眼躺在花蕊里休憩,小松鼠自由自在地啃着阳光……极其生动极其和谐极其天然的一帧原始生态图,使得眼光本来十分挑剔的两位博士颔首不已,确认这里是具有绝顶美好的自然现象、地层、地貌的自然风景区。它所拥有的壮丽而参差不齐的石峰、郁郁葱葱的植被以及清澈的湖泊,溪流,还有美丽无比的溶洞和阴河,足可以与美国的大峡谷等几个国家公园和纪念物,与西澳大利亚班来尔突出的砂石峰地区相媲美;而在规模、数量、品类以及植被、活水量、石峰轮廓的垂直度诸方面,这里都分别超过了上述地区以及中国国内可与比拟的所有地区。
   显然,这是两位专家站在世界自然景观之巅写下的权威结论。哦,大峰林大峰林,分明是一阕独领风骚的千古绝唱……
如蝴蝶默默静止于花朵,我默默静止于观景台的一块舌子般伸向百丈峡谷的巨石之上。阳光之吻自凝碧万古的天空贴近我的嘴唇。大峰林气运丹田,自神秘莫测的幽谷潜入我的掌心。阳光极清纯极清纯。空气极清纯极清纯。“声音没有被机器切割过,色彩没有被画笔修改过,秩序没有被观念规定过”。没有噪音。没有霓虹灯。没有车队咬着车队的尾巴。没有商标没有绑票没有股市风潮没有旋转餐厅没有海湾战争没有世界杯没有国会纵火案没有花柳病爱滋病没有海洛因没有……
    唯有大峰林与原始同在。
    唯有原始感与人类同在。
    唯有亿万年前被古海洋浸泡被古海浪摇撼的,跟砂岩高原一同徐徐隆起和冉冉上升的,与砂岩大峰林一道被雷霆被闪电被冰刀霜剑所切割、削砍和塑雕的这阕古老又年青的白太阳与风景所在。
    阳光无处不在。无处不在的阳光是远古的冲动而成的岩峰们最亲密的影子,是未被尘嚣侵扰的乔木们灌木们最亮丽的叶冠,是未被工业文明染指的溪涧里最优美的鱼类所吐动的泡沫和藻类所闪熠的粼光,是未被都市风掳走的原汁原汤的民间歌舞,是似乎正在睡去的时间,是水墨画泼染出来的寂寥如斯的空间,是超越时空的一种意绪与心态,是人类和宇宙息息相通的一种律动与僭化……
  我沉浸在《大峡谷交响乐》的磅礴与雄浑之中。冷峻而深邃的大峡谷,孕藏和勃发着无穷生机与活力的大峡谷,时远时近时沉时浮的一般雄风──不,一般雄魂──在蒸腾在回荡的大峡谷啊!神秘中暗含着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威严,从容中透出一种沉稳、恢弘与大气,令你惊心动魄,令你灵魂出窍,令你顶礼膜拜般归心低首,并为其所尽情展露在我们面前的永恒魅力所摄服、所倾倒。而响彻天地之间的千古绝唱──砂岩大峰林风光,亦包含了呈枝桠状分布的十来个大峡谷,所拥有的东方式的永恒魅力与神秘感,和所拥有的令人回肠荡气的雄魂与风骨,足以令我们豪气四溢,雄视大千。只不知──只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拥有属于我们东方同时也属于全人类的大峰林交响乐呢?
  一只苍鹰在我的视野上空和思维空间盘旋。在我的心目中,鸟是地球生物圈中最自在的一种生命形式和最自由的一种生命现象。当我的目光和思想随了那只苍鹰一声呼啸射向辽阔的云天,并以鹰类的优美姿势翱翔于大峰林之上时,蓦然发现这里实在是鸟族的乐土和王国。没有鸟族居住的大自然是死寂的大自然。而当我感觉到这里的鸟儿皆是这阕风景绝唱中的一个个音符时,自有一种无法掩饰的审美感动,生动和烂漫着整个天空和大地。
  然而,我要说,这里的鸟儿没有历史感,没有古典悠悠的书卷气。不曾往“在河之洲”的《诗经》里关关叫唤过;不曾若垂天之翼的大鹏扶摇九万里而逍逍遥遥的游历过;亦不曾被王摩诘往唐诗中喂养过被李清照往宋词中喂养过。自地球上出现生物伊始一直到本世纪七十年代末的亿万年间,自这块土地上出现人类活动伊始到本世纪七十年代末的数千年间,这里不似泰山、华山、嵩山乃至其貌不扬的骊山、香山之类,得历代皇帝幸驾而风光过;不似峨眉山、九华山、普陀山乃至近在咫尺的天门山、五雷山之类,得历代香客朝拜而红火过;不似庐山、桂林、三峡以及毗邻的桃花源、岳阳楼之类,得历代诗人吟哦而声名远播过。放逐中的屈原公虽然写下“沅有芷兮澧有兰”的句子,可惜他侧身而过,便与藏于澧水流域的这片天姿国色失之交臂了。诗人刘禹锡、那个写过脍炙人口的竹枝词的刘禹锡,当时被贬朗州即今常德,离这里亦不过一箭之地,可惜也没得这个缘份涉足这片奇山异水。于是乎,这片保存完好的呈原始状态的生物圈,这片地处僻壤的砂岩大峰林景观,便如人所云,只能被拥有汽车、火车、飞机、摄影术、森林的人工采育和营造的现代文明所发现和赏识。砂岩大峰林风光,便和南极洲蓝幽幽的冰大陆风光,和乘坐飞机看到的云海风光,和宇宙飞船上看到的以星空为背景的球状大地风光,和踏上月球凝望的寂静神秘的球形山风光,和天文望远镜遥望的相距几百万光年的漩涡形、椭圆形、蟹状、棒锤状的星云风光一样,同属于我们这个时代。有人把张家界之长期“养在深闺人未识”归咎于人们审美意识的麻木和审美情趣的浅薄;也有人把她的被埋没被忽略归咎于地域的偏僻、交通的闭塞,以至于历代文人墨客未能涉足的缘故。这些看法都不无道理,但究其实张家界的被发现也许注定只能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事情。这不仅是因为公路的修通、铁路的开通,更是因为现代人的心灵目光与大自然的重新接通使然。科学的进步、日益发达的工业文明给人们带来了与日俱增的物质享受,同时却也带来了环境的污染、心灵的隔膜、人性的异化等等被人们呼之为“城市文明病”的东西。人们在驯性文化氛围中生活得太久了,便格外渴望得到野性文化的薰陶,让自然、纯朴和本色的人性得以回归与拓展。恰恰,张家界应合了、满足了人们的这一心理需求,因而,大峰林的美最原始,也最现代,理所当然应该得到人类最不吝惜情感和笔墨的认可与赞美。
  最古老的原始风景线和最新潮的现代风景线,在砂岩大峰林身上得到如此生动完美的结合,这实在是一个奇迹、一份造化、一种天意。它使我想起了绘画史上的一种现象:美国当代最负盛名的画家安德鲁·怀斯一直居住在具有安静和自由的特质乡间,而被外界称为“摩登原始人”;他的作品却因充满抽象的激动而被归于现代主义流派,他笔下的风景使人回到过去时代的美国,满目荒凉,没有现代交通工具,却具有神话般的超脱魅力。此外,法国三大后期印象主义画家之一的保罗·高更,也是毅然告别“文明社会”的巴黎,长期居住在“原始性的乐园”塔希提岛,而创作出了一系列充满现代意识的辉煌之作。至于二十世纪世界范围内最有影响的大画家毕加索,集原始与现代之大成,以十二万分的惊喜从东方民间绘画中吸取营养,便更是有口皆碑了。身为作家和诗人的我,在与大峰林耳鬓厮磨的这些日子,在充满了原始感和现代感的审美愉悦、充满了半是火焰半是海水的奇异感觉的这些日子,却迟迟不曾铺开一方素笺……
  一部名为《绝唱》的外国影片,曾使我唏嘘不已。影片中的女主人公是位绝色美人,在一场意外的变故中双目失去了光明。爱她到了极致的恋人为了表示不渝的忠贞,竟将自己的眼睛也给断然弄瞎。砰然声绝的琴弦,弹出了一支令风云失色的爱情绝唱。好长一段时间,我对男主人公的极端行为感到不可理喻。只有到了现在,当我与大峰林的爱恋发展到了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盐融于水一般的境地,才对因了刻骨铭心的爱情而不惜自虐自残的举止,平添无尽的激赏与感动。
  往后的日子里,我会更加珍惜情感,珍爱大自然。


张家界梦帕客栈 http://www.mengpakezhan.com/
电话:0744-8350888;18107442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