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帕客栈 官网 热线:0744-8350888
做张家界口碑最好的人文主题精品智慧客栈!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转载]彭学明《娘》书中娘的出生地找到
2013年07月01日 来源:www.mengpakezhan.com 编辑:mengpakezhan.com 已被浏览:
原文地址:彭学明《娘》书中娘的出生地找到作者:彭学明

作者千万里追寻,读者感动中接力

彭学明《娘》书中娘的出生地找到

龚迎春一行走在“娘”的出生地的路上  彭元伟摄

回忆过去的往事,一一证实“娘”的亲人就在眼前  彭元伟摄

 

    湖南红网2月25日讯(记者彭元伟)“每一个人的世界都是有根的世界。每一个人的生命都是有根的生命。在这个有根的世界和有根的生命里,我成了一个有根却找不到根的人。从未见过的爹,我都晓得是保靖县复兴镇熬溪村的,养育了我一生的娘,我却不晓得到底是哪里的,我的心里一阵阵心酸、悲凉和后悔。我用我的笔给世界讲了那么多的话,却居然不愿意在娘的有生之年跟娘多讲一句话。我用我的心跟世人诉讲了那么多真相,却居然不愿意听娘讲一句娘的真相。我用我的爱给世间那么关爱,却居然对娘是哪里的都漠不关心。那么多的日月,那么长的岁月,我只要问一句娘在哪里出生或早点带娘来回乡省亲,我就不会连娘的出生地都找不到,不会连嘎公嘎婆(外公外婆)的姓名也找不到!”

  “当很多人的历史可以上溯到几十几代时,我的历史到爹娘一代就模糊不清,连根断掉了。我把娘弄丢了,也把我各人弄丢了。我找不到娘了,也找不到我各人了!”

  “我,悔!”

  这是彭学明轰动全国感动全国和影响全国《娘》中的几段文字。锥心泣血。肝肠寸断。而今可以告慰彭学明和热爱《娘》的读者的是,彭学明娘的出生地终于找到了!

  “这里就是我大爷爷他们住的地方,彭学明的娘就是在这里生的。”湘西花垣县花垣镇下寨河村五组村民吴家海指着一块叫“喔吧豆油”(苗语:意为“长满桐油树的地方”)的三分地对保靖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统战部部长龚迎春及彭学明舅舅、妹妹等亲人说。“我爹告诉我说当时这里是一户地主的土,大爷长期为他打长工,所以让我大爷和大婆成家后到这里搭了一个茅棚子,我大爷被抓壮丁前他们一家就住在这里的。”

  2月23日,龚迎春陪着彭学明的舅舅舅妈及妹妹等来到下寨河村寻亲,他们先来到五组吴世银家中,通过详聊,证实了他正是彭学明娘的堂弟。90岁的吴世银老人和其小儿子吴家海也道出了前因后果,还原了部分事实真相。

  “是的,二姐,他就是我二姐啊。”当他看到了76年不见的二姐,听到了自己的外甥如今有出息了,吴世银(左一)老人笑了。想起二姐经历的苦难,彭学明的舅娘(右一)哭了。彭元伟摄

“娘”的堂弟,90岁的吴世银老人  彭元伟摄

  

    2012年冬天,吴家海的妻子听村里人闲聊时,得知保靖县水银乡有人到村里找亲戚,就把此事告诉了吴家海,吴家海小时候听父亲讲过,好像自己有个大婆嫁到了水银那边,就把此事告诉了自己的父亲,父亲没有过多提及过去的事,但他看到了父亲眼中的异样。此事不久,吴家海到花垣城一理发店理发,店主女儿正在看彭学明的《娘》一书,吴家海饶有兴致的问起了小女孩书中的内容。“这本书作者彭学明是保靖水银那边人,他的娘好像是你们下寨河人,他到找他屋娘的亲戚。他娘是我一个叔叔的姐姐。”一旁的理发店店主打断说到。吴家海猛然想起自己有个大婆带着堂姑、堂叔改嫁到水银,就和理发店店主说了此事。他们觉得此事有很多地方吻合,就互留了电话。回家后,吴家海和父亲一直聊到凌晨两点,知道了更多关于大爷家的事情。过了一段时间后,吴家海收到了理发店店主的电话,从店主口中得知他们之间应该有关联,并要吴家海和店主的叔叔(彭学明小舅)通话再核实。通过确认,之间十有八九有关系。一直热爱和关注彭学明《娘》的保靖县委宣传部和统战部长龚迎春得知此事后,就与彭学明的舅舅舅妈约定,一起来到花垣县下寨河,帮助彭学明寻亲寻根。

  “是她,是她,我二姐!”工作人员在吴世银老人跟前翻开《娘》书,当看到第一章前一页的图画时老人颤抖的说到。平抚情绪后,老人回忆到,彭学明的娘,名吴桂英,比自己大几个月,是我堂姐,现在应该有90岁了。学明娘走的时候我十来岁,当时我们都跟父母到地主家打长工,二姐(彭学明的娘)给地主家打猪草,一天可以得一碗包谷糊糊。大伯被抓壮丁后,只收到国民党军中寄来一封给吴老大送衣服鞋子的信,当时穷,米得多的,就没寄,然后大伯就一直没有了音信。伯娘一个人带四个孩子,地主嫌她屋吃得多做得少就不要伯娘一屋人做工了,迫于生计,伯娘就带着他们离开了这个地方,好像讨米到了水银腊洞,给方老八做长工。后来村里有个喊吴孟虎的人到葫芦赶场卖东西,到水银那里天黑了,就歇到有家人。聊天的时候这个人才晓得就是吴二姐,后来这个人把这件事告诉了我。因为屋里穷,日子都过不了,就一直没找二姐他们……  

  “娘”就是出生在这个地方,时代变迁,地已不属于地主,昔日的茅棚棚却不见了。彭元伟摄

  “这是我爹和大伯用八吊钱(80颗铜钱,当时可买40斤米,一家人掺野菜煮稀饭才够20来天的口粮)从吴开志那里买的打算起屋。自大伯被抓壮丁后,屋,一直没立起来。但当时这里是岩窠窠,现今却是一个很好的屋场。”吴家海说   彭元伟摄

  

    千万里追寻,日夜里魂牵,为了寻找娘的出生地,找到自己的根,彭学明几次从北京回湘西找娘寻亲。在彭学明《娘》一书里,彭学明详细记述了他带着舅舅舅妈几次到花垣县寻找娘的出生地的过程。在书中,我们可以看到彭学明分别于2012年1月16日和4月2日前去花垣县老后坪村、下寨河村和灯笼坪等村寻找娘的出生地,找寻娘的亲人。几次寻找,找到的都是外公外婆的小名,却没有找到外公外婆的大名;找到了一个姚姓大舅和大舅的出生地,却没有找到娘和小舅的出生地,只能带着无限的遗憾和悔恨回到了北京。

  因为《娘》带给读者们的感动,也因为彭学明寻根带给读者们的感动,许多读者自觉地加入到了帮彭学明寻娘寻根的行列,以了却彭学明的心愿。一批一批的读者读了彭学明《娘》后,前往彭学明书中写到的地方去追寻娘的足迹,感受伟大母爱,寻找娘的出生地。吉首大学的志愿者们甚至组织了40人的团队到花垣县下寨河沿河寻找。花垣县和保靖县的读者们,更是多次前往下寨河挨家挨户寻找。下寨河村的村民们得知后,也纷纷相互追忆、寻找,最终才有了吴家海在理发店理发时与理发员和《娘》相遇的一幕。经过一年的接力寻找,彭学明《娘》中那个感动了亿万读者的娘的出生地总算找到了。令彭学明和大家欣喜的是,现在,不但“娘”的出生地找到了,“娘”的亲人也找到了,彭学明的根也找到了。

  保靖县委宣传部和统战部部长龚迎春说:“彭学明及读者们帮彭学明寻找娘和根的意义,不仅仅在于彭学明最终找到了娘找到了根,而在于给我们这个时代和社会提供了许多启迪和教育。我们这个时代和社会,弄丢娘和根本的,大有人在。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够不忘娘不丢根,能够找回娘找回根,我们这个民族就不会是没娘的孩子,就是有根的民族,我们这个时代和社会就会更加亲密和谐,更加根深叶茂。”

  “舅舅,我们来的晚了些,请您原谅。您要好好保重身体,我们会经常来看您。”离别时刻,彭学明的妹妹彭学翠跪在了舅舅跟前。 彭元伟摄

  才聚首又要别离,娘的一别76年也没有回来,希望下次的相逢不会太远。 彭元伟摄



张家界梦帕客栈 http://www.mengpakezhan.com/
电话:0744-8350888;18107442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