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帕客栈 官网 热线:0744-8350888
做张家界口碑最好的人文主题精品智慧客栈!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张家界宝峰湖“山歌王子”35岁仍是“素男”:宁可缺老婆,不可无山歌
2013年07月01日 来源:www.mengpakezhan.com 编辑:mengpakezhan.com 已被浏览:

他精通琴棋书画,他是青年美术家,他的油画作品深受业内好评。

他并不是一件年轻人眼中的“古董”,他在专注演奏萨克斯的时候,拥有时尚青年的“文艺范儿”,粉丝无数。

可是,已经在张家界宝峰湖工作近6年、为200余万人次的游客献唱过土家山歌的他,如今35岁了,竟然还是一个“素男”,令无数人不敢相信。

虽然他貌不惊人,但是他并没有心理疾病,也没有生理残疾。如今依然是“素男”之身,是因为被誉为“山歌王子”的他,实在是太热爱他的山歌,他的民族艺术了。

他的人生理念是:宁可缺老婆,不可无山歌。

他就是湖南省张家界市武陵源区宝峰湖景区的“一级山歌手”陈勇。

 

一、家乡慈利广福桥的山山水水,孕育了陈勇的山歌梦想。

湖南张家界是一片绝美的人间山水。1976年8月,陈勇出生于张家界市慈利县甘堰土家族乡。随后,随着父母迁往慈利县广福桥。

陈勇的父亲陈国木是原常德市广福桥煤矿(现归属张家界市慈利县管辖)的一名水泵工,在1980年的大年初一,因为矿难电击致死,永远地离开了陈勇。值得庆幸的是,失去生父的陈勇拥有一位慈祥的母亲,接着家里又来了一位对待他视如己出的继父彭辉君。

陈勇的母亲田玉莲,慈利县甘堰人,现年59岁,是一位勤劳善良的土家族妇女。陈勇的哥哥陈永红比陈勇大两岁,当过兵,在部队里是新闻干事,退伍以后转业到原常德市广福桥煤矿担任四工区书记,后来去了石门县从事个体户,如今早已结婚,孩子都有12岁了。此外,继父那边还有一个女儿,比陈勇大,对陈勇一直很好,姐弟俩的感情十分融洽。加上曾经担任原常德市广福桥煤矿第一副矿长、矿党委副书记的继父彭辉君,生性耿直,豁达开朗。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陈勇度过了他愉快的童年和少年时光。

广福桥的山山水水,煤矿矿区的异样生活,孕育了陈勇的山歌梦想。在年少的陈勇心中,青山绿水、草长莺飞、树木虫鱼,都是一曲曲动人的歌,一首首迷人的诗。

35岁后,陈勇才明白,那是自己做梦都梦不到的“山歌王子”的种子,已经在他的心里悄悄发芽了。

 

二、工艺美术的多年从业经验,奠定了陈勇的山歌艺术基础。

1994年至1996年,初中毕业后的陈勇,考入了长沙工艺美术学校,学习了整整三年。他后来才知道,在长沙工艺美术学校,他意外地成了著名工艺美术大师、创造出“湖南人的脸面”——军声砂石画的李军声的学弟。

陈勇是一个能吃苦的人,在中专读书的三年,他同步完成了大专函授班的所有课程,取得了大专文凭。

1996年起,陈勇步入社会,从事了多年的工艺美术职业。在张家界宏志广告公司担任过美工,在东莞翠湖山庄梦幻娱乐城(迪斯尼)担任过美术创作员,在长沙三辰卡通动画公司担任过著名动漫电视剧《蓝猫淘气三千问》的描线员,在慈利县计算机学校教授过美术理论,曾为慈利县文化馆美术班学员多次讲过课。此外,陈勇还在慈利县民族艺术团担任过民歌演员。

2008年,陈勇因为美术作品艺术性强,创作量大,颇受好评,被吸收成为湖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

每一门艺术都是相通的。善于触类旁通的陈勇,在从事工艺美术职业生涯时,已经悄悄地向山歌演唱靠近了。良好的美术功底,奠定了他今后成为“山歌王子”的艺术基础。只是,陈勇他本人当时还不清楚这种美术功底究竟会给他带来多大的艺术辉煌。

 

三、在近6年的时间内,陈勇用摄人魂魄的土家山歌服务过200万人次的中外游客,因而被誉为空中圣湖宝峰湖的“山歌王子”。

机会总是垂青于有准备的人。2006年4月,在朋友的介绍下,年近30岁的陈勇来到张家界市武陵源区宝峰湖景区应聘山歌手。虽然年龄偏大,不具备竞争优势,但是陈勇借助雄厚的艺术功底,一举应聘成功,成为宝峰湖景区的“二级山歌手”。第二年,也就是2007年初,陈勇被评定为宝峰湖景区“一级山歌手”,直到如今。

陈勇的土家山歌,演唱起来,豪迈,奔放,中气十足,穿透力很强。空谷回音,音韵铿锵,深受游客喜欢。

陈勇在宝峰湖景区演唱土家山歌,其艺术基础是美术,其专业功底是民歌。阎维文、王宏伟等民歌大家,一直是陈勇的重点学习对象。于是,高亢和嘹亮成了陈勇演唱山歌的一大特色。

土家山歌的绝大部分曲目是桑植民歌,所以陈勇对桑植民歌的喜爱程度无以复加,日夜演唱,周而复始,乐此不疲。《桐籽开花坨打坨》《九岭十八岗》《郎在高山打一望》《太阳出来晒山坡》《月亮出来亮堂堂》《韭菜开花细茸茸》《好田好地不用肥》等桑植民歌,一经陈勇的嘴中唱出,就会在宝峰湖的碧波之上,荡漾出一圈圈快乐的涟漪,让宁静和安逸穿透每一位中外游客的胸膛。

在陈勇担任宝峰湖景区山歌手的近6年时间内,宝峰湖景区接待中外游客超过400万人次,除了倒班休息和因病休假,陈勇先后为超过200万人次的中外游客献唱过土家山歌。在空中圣湖宝峰湖,陈勇平均每天演唱的土家山歌超过60首(遍),平均每年演唱的土家山歌近2万首(遍)。近6年时间,陈勇演唱的土家山歌超过10万首(遍)。其中,仅《桐籽开花坨打坨》这一首土家山歌,就被陈勇反复演唱了3万遍以上。

陈勇是个“人来疯”,游客越多,他演唱得越好。尤其是韩国游客被土家山歌的无穷魅力所吸引,呐喊着“安可”、“安可”(韩语音译,意为“再来一首”)的时候,陈勇总会拼命地,一遍又一遍地演唱土家山歌,激情昂扬,声情并茂。

 

四、有位伊人,在水一方。陈勇心中的“她”,就是一首首动听的土家山歌,他发誓要在宝峰湖上,把“她”唱到地老天荒。

35岁了,还是“素男”?没有谈过恋爱?

是你OUT了,还是你是恐龙。对于自己35岁了,还是“素男”之身这个问题,陈勇的心里一直很纠结。

在我们的采访中了解到,陈勇并不是没有谈过恋爱,并不是没有女孩子喜欢,自己也并不是不喜欢女孩子。只是他很纯,很纯,纯得一尘不染。相对于陈勇的纯,那部以“纯洁”为最大卖点的张艺谋电影《山楂树之恋》简直就不是“一个东西”。

在张家界宏志广告公司工作期间,陈勇遇上了来自于常德市桃源县的一个女孩子,姓罗,一表人材,人见人爱。那一年,陈勇22岁。她看上了陈勇的清纯、勤劳以及外人眼中的“孤傲”。在她的眼里,陈勇的“孤傲”完全是一种艺术家的优良气质。她曾经主动追求过陈勇,从广告公司的一楼追到了四楼。可是,陈勇没有抓住这一次美好姻缘的机会。后来,她伤心地回到了常德市桃源县,如今已嫁为人妇,孩子都开始上学了。每每想到13年前的那一幕幕,想起桃源女孩那张迷人的脸,站在宝峰湖景区船头上,为游客演唱土家山歌《桐籽开花坨打坨》的陈勇,总是情不自禁,唱着唱着就泪花闪烁:桐籽开花坨打坨,睡到半夜想唱歌。爹妈问我唱什么,没有老婆睡不着!

一泓碧水,十里长峡,百米飞瀑,千仞绝壁,万人朝拜。2006年至2008年期间,每到节假日,总会有一位来自于慈利县某幼儿园的女老师,孤身一人,悄悄地来到空中圣湖宝峰湖,看望陈勇。在游船和山歌演唱船之间,在湖面之上,女老师深情地望着陈勇,陈勇无邪地看着女老师,那是心灵的山歌对唱,那是眼神的PK挑战。陈勇与女老师的精神“柏拉图之恋”持续了整整两年,最后也是无疾而终,没有结果。回想起这一位在自己来到宝峰湖景区工作之前就认识的女老师,最后也离他而去,陈勇一度伤心到了极点。内心的悲催,只有通过歌声的宣泄,来慢慢地排解和调养。很长一段时间里,宝峰湖景区游船上的游客和船老大、景区讲解员等同事们,都感觉到陈勇演唱的土家山歌,是那么地荡气回肠,凄婉缠绵,一扫此前的豪迈和昂扬,让人惊艳。

宝峰湖景区的导游讲解员基本上都是百里挑一,个个柔情似水,面若桃花,如风摆柳,惹人喜爱。可是,陈勇在她们的心目中,似乎是眼光很高,高不可攀。

实际上,就在陈勇的“柏拉图之恋”无疾而终的不久,一位来自于湖北的土家女孩,闯进了陈勇的情感世界。这位湖北的女孩,在宝峰湖景区担任景区讲解员期间,悄悄地喜欢上了陈勇,和陈勇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可是,女孩太小,只有19岁,在时年33岁的陈勇心目中,仅仅只是一个小妹妹。后来,陈勇竟然以年龄为由,将这位湖北的女孩拒绝在了自己情感的门外。

不解女人的风情,是艺术家的“毛病”,也成了陈勇单身到如今的主要原因。当陈勇在我们的采访本上,写下“情况属实”四个字的时候,他仍然沉浸在被自己错过的三个女孩的美好回忆中,久久不愿意醒来。

我是“素男”,不是我的错。每到休假期间,面对周围对于陈勇依然是单身这一问题的怪异目光,陈勇的心里总是想说这样一句话。可是,多年来,他一直没有说。因为,土家山歌《桐籽开花坨打坨》一直在他的心里吟唱着,曲调悠扬,旋律优美。

2011年“十一”旅游黄金周期间,倍受陈勇尊重的继父彭辉君,在享年67岁后,因病去世。继父的离去,给陈勇的心灵留下了一个很难马上愈合的伤口。他开始审视自己的人生之旅:也许,山歌才是他人生的“唯一”。陈勇心中的“她”,就是那一首首动听的土家山歌。在宝峰湖景区的一叶扁舟之上,陈勇发誓要把“她”唱到地老天荒,唱给普天下所有的中外游客听。

宁可缺老婆,不可无山歌。悬挂在张家界地貌之巅的湖泊,空中圣湖宝峰湖的一泓碧水之上,“素男”陈勇依然用他那优美的歌喉,为络绎不绝的中外游客服务着,演唱着。

 

                                2011年12月5日于张家界市澧水北岸之凤湾









































张家界梦帕客栈 http://www.mengpakezhan.com/
电话:0744-8350888;18107442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