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帕客栈 官网 热线:0744-8350888
做张家界口碑最好的人文主题精品智慧客栈!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湘西11岁“小宋祖英”双目失明誓与死神顽强抗争(上)
2013年07月01日 来源:www.mengpakezhan.com 编辑:mengpakezhan.com 已被浏览:

    她叫谷雨,11岁,白族小姑娘,原籍湖南省张家界市桑植县麦地坪乡菊山垭村,现居住在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吉首市峒河街道办事处峒河社区五组,吉首市第二小学六年级一班学生。

她具有音乐天赋,三岁就开始痴迷于音乐,并师从当地优秀老师,学习声乐和舞蹈,屡次获得国内外少儿演唱大奖,被当地的乡亲们亲切地叫做“小宋祖英”。同时,她品学兼优,从小学一年级到五年级,在班上始终名列前茅。

她很不幸,8岁患上了可怕的恶性脑瘤,10岁确诊后进行了脑瘤摘除手术,为此导致双目完全失明。医生说,她的生命期限也许只有三到四年了。

她很坚强,总是用内心中的乐观和光明战胜现实中的黑暗和无情。她发誓,她要与黑暗和死神顽强抗争到底,她要用音乐为这个世界上爱她的人带来无穷的快乐。

这,就是酷爱音乐的天使女孩谷雨。这,就是双目失明的“小宋祖英”谷雨。这,就是让人肃然起敬的白族小姑娘谷雨。

 

上篇:朝阳·成长

    她是音乐的天使,她是大山深处的百灵鸟。她和从湘西大山走出来的著名歌唱家宋祖英一样,酷爱音乐,天赋独具。

谷雨出生于 1998年8月9日,白族,原名“谷鉴岚”,是因为父辈们希望她今后像“鉴湖女侠”秋瑾一样,为黎民苍生谋福利,成为湘西大山深处的“鉴湖女侠”。后来,父辈们细细一想,女孩子家家的,不应该寄予这样远大的理想,而应求其平平安安、风调雨顺,所以正式命名为“谷雨”。“清明之后是谷雨,万物生长,朝气蓬勃。”

3岁的时候,谷雨的爸爸谷臣祝和妈妈向碧琼,猛然发现,还没有入读幼儿园的小女儿谷雨,竟然具有音乐天赋。那个时候,电视剧《流星雨》正在荧屏热播。年仅3岁的谷雨记忆力超群,竟然可以不看歌词,就可以随着音乐的节奏感,流畅地唱出整首《流星雨》主题曲,让成人们叹为观止。同时,《我们的祖国是花园》、《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等儿歌也在3岁的谷雨口中唱得十分圆润。

谷臣祝的老家在湖南省张家界市桑植县,多年来在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州府所在地吉首市工作、打拼和生活。在和向碧琼成家之前,谷臣祝有过一段不愉快的婚姻。离婚之后,他特别珍爱自己和前妻唯一的女儿谷米。向碧琼,这位原籍重庆秀山的女人,正是因为看中了谷臣祝为人热情、顾家的品行,才嫁给他的。所以,他们两人十分看重谷雨,这个彼此两人爱情的结晶,一心一意要好好培养谷雨。

6岁学习舞蹈,8岁学习声乐,9岁取得国际金奖。年幼的谷雨走过了一段艰辛的人生路程。

6岁至8岁的两年间,谷雨在课余和周末时间,跟随满老师学习民族舞和特长舞。谷雨不仅学到了舞蹈艺术的一些基本功,还学会了《笛中花》、《爬坡上坎》、《灵鹿》、《马背少年》、《天蓝蓝》等舞蹈,并多次参加演出活动。有一次,在等候入场的时候,谷雨情不自禁地在舞台背后的走廊上小声地唱起了自己喜欢的歌曲。从那儿路过的吉首市第二小学音乐教师龙老师,听到谷雨的歌声,宛如天籁,疑似百灵,浑然天成,不知不觉地听呆了。当时的龙老师就在想,湘西这块钟灵毓秀的土地,孕育了一代又一代音乐奇才。何纪光“挑担叶上北京”,凭借一副磁性十足的好嗓子成为一代音乐大家,生前多年担任湖南省音乐家协会主席。“辣妹子”宋祖英经历过无数的人生磨难和历练之后,以悦耳动听的歌声,从大山深处的古丈县岩头寨乡,走到了维也纳金色大厅这样的国际舞台。眼前这位稚气浓重、笑容可爱的小姑娘,经过打磨之后,就没有可能成为“未来的宋祖英”吗?自此,龙老师就与天使一般可爱的谷雨,因为音乐,而结下了生死般的师生缘。

此后,年仅八岁的谷雨,跟随着龙老师学习了发音、练声等唱歌的基本功。龙老师根据谷雨的音质特色,教授了《绿荫》、《小荷花回老家》、《我是一个小山包》、《妈妈和我》、《春天》、《我是幸福的山娃娃》、《妈妈的背篓》等歌曲。谷雨是一个喜欢自己钻研的孩子,还自己琢磨,学会了《哎哟,爸爸》、《黑眼睛》、《草原赞歌》、《木叶歌》等等,歌曲中不少是她自编自唱的。

自从跟随龙老师学习声乐以后,在龙老师的精心指点下,谷雨不断地参加各种儿童歌唱演艺活动,实地训练自己的台风和唱功。在龙老师的带领下,谷雨几乎横扫当年各种青少年演艺活动湘西地区的儿童组金奖,全部收入囊中。2008年7月23日,谷雨在爸爸谷臣祝和妈妈向碧琼的陪同下,来到广西桂林,参加第四届国际青少年艺术盛典总决选,同来自于美国、加拿大、法国、印度尼西亚、新加坡等国家以及国内众多省份的优秀选手同台竞技,一展歌喉。小小年纪的谷雨,在比赛排序在她前面的众多选手,因为临时缺席、排序延后的情况下,尽管自己的上台准备工作一点也不充分,还是以一曲《北京胡同》技压群芳,歌惊四座,获得了潮水般的掌声和铺天盖地的鲜花,最后捧走了该次活动的最高奖项——声乐类童声唱法儿童A组特等金奖。获奖归来,回到学校,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吉首市第二小学以土家人最为隆重的方式,全校师生在校门口列队欢迎小谷雨凯旋归来,为湘西人民长了脸,争了光,打起了巨大的横幅,敲起了锣鼓,放起了鞭炮。龙老师见到谷雨的那一瞬间,回想起谷雨学习声乐以来吃的苦,受的累,一把将谷雨搂抱在自己的怀里,眼中闪烁着喜悦的泪花。

在学校,谷雨除了歌儿唱得好,舞蹈跳得好,还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孩子。从一年级到现在都一直担任着谷雨班主任的杨满芝老师,苗族,今年33岁,教龄13年。她一说起谷雨,言语中全是自豪,“谷雨一直都是班干部,文艺委员,学习成绩始终都是班上前六名。”杨满芝老师是教数学课程的,“学校的奥数竞赛,年年都有谷雨的好名次。”杨满芝老师还告诉我们,谷雨在兼顾学习成绩从不落后的情况下,还在课余同时学习了四门特长:声乐、韩语和美式英语、舞蹈、器乐。对于一个10来岁的孩子来说,能够做到彼此兼顾,都不落伍,简直是匪夷所思。谷雨的邻居们都说,“这个孩子太聪明了,太懂事了。”

在同学杨雨欣的心目中,谷雨是一个顽强、乐于助人、乐观、热爱音乐的好朋友。现年11岁的汉族姑娘杨雨欣,清楚地记得,2年前,也就是在四年级的时候,因为不小心,自己在上厕所的时候摔跤了,摔得比较厉害,不仅腿部流血了,裤子还摔破了一个洞眼。就在自己躺在地上一筹莫展、痛苦万分的时候,谷雨跑过来把自己半背半扶到了学校的医务室进行包扎,还不断地安慰自己,放学后送自己回家。讲到这里,杨雨欣的眼圈有些红了。

谷雨的另外一个同学时爽,认为谷雨的声音好好听,不仅会唱歌,还会跳舞,让人羡慕。四年级的时候,学校组织春游,上山采蕨菜。时爽她们6个人和老师走散了,找不到回学校的路了,大家惊慌失措,差点哭起来。唯独谷雨十分镇定,非常冷静,带领大家沿着山路寻找,最后和老师顺利会合。从那一次后,谷雨成了时爽她们心目中的女英雄。“有一次,谷雨要参赛,要唱藏歌。谷雨没有藏族服装,我有。谷雨要向我借服装,我不肯,生怕弄坏了,就没有借给谷雨。”谈到这件事情,时爽内心中的愧疚之情溢于言表。她告诉我们,作为好朋友,她一直都对不住乐于助人的谷雨。

谷臣祝是一个坚强的男人,可是,聊到女儿谷雨的善解人意,他的嗓音接近哽咽,“有孝心,懂事,有思想,这就是我的女儿谷雨。”回忆起那些温馨的往事,谷臣祝情不自已。一岁多的时候,谷雨就具有了把事情做好做认真的念头,为了训练说话,谷雨把吉首当地的民谣念了一遍又一遍,“摇盘盘,顶架架,一把豆腐一把抓。摇盘盘,顶架架,一把豆腐一把抓。摇盘盘,顶架架,一把豆腐一把抓。……”通过数百次的训练,不到两岁的谷雨就将这首民谣念得十分顺畅,有滋有味了。主动打扫卫生,自己动手洗衣服,每次吃饭或者吃水果,谷雨总是让父母和姐姐谷米先来,这让谷臣祝时时感慨上天的恩惠是如此巨大,给了他一个天使一般的好女儿。

可是,在不知不觉中,病魔降临到了谷雨这个天使般的女孩身上,降临到这个温馨的家庭中来了。一切都开始改变了。

 

中篇:磨难·顽强

    脑瘤手术过后,音乐天使的眼睛瞎了,湘西十万大山集体落泪了。

2009年春天开始,听话、懂事的谷雨开始嗜睡、脾气暴躁、头疼,上课也没有原来专心了。细心的班主任杨满芝,将这一情况告知谷雨的妈妈向碧琼以后,向碧琼急了,不仅从作为父母的自己身上找原因,还带着谷雨在湘西州的几家医院进行检查。可是,很意外,检查没有问题。然而,夏天来了,谷雨的视力突然下降了。慢慢地,谷雨的眼睛几乎看不见了。

2009年8月3日,谷臣祝带着女儿谷雨长途跋涉,从遥远的吉首来到了湖南省会长沙市,进入湖南省儿童医院进行确诊。结果就像晴天霹雳,炸得谷臣祝目瞪口呆:谷雨患了“髓母性脑瘤”,也就是通俗所说的“脑癌”。医生说,脑瘤早在两年前就已经在谷雨的身上存在了。2008年7月,谷雨前往广西桂林参加国际大赛并夺得金奖,实际上是带病参赛。想到这一层,谷臣祝不寒而栗。当天下午,他避开女儿谷雨,颤抖着拿出电话,将这个不幸的消息告知远在吉首的妻子向碧琼时。电话还没有打完,向碧琼就因为刺激过大,晕倒在地上,不省人事。邻居们赶快跑过来,把向碧琼扶起来,准备送往医院抢救。可是,向碧琼突然醒转过来,放声痛哭:“我的谷雨呀,我的女儿呀,你啷么就这么命苦呀?……”跌跌撞撞的向碧琼来不及收拾行李,疯了一般,急急忙忙就往汽车站跑,赶上最后一班前往长沙的班车,直奔长沙。向碧琼虽然人在车上,可是心早已飞到了长沙,飞到了女儿谷雨身上。

长沙那边,白族汉子谷臣祝拉着女儿谷雨的小手,虽然失魂落魄,却也强装笑颜地回到所住的小旅馆。把女儿安排好以后,谷臣祝一个人,悄悄地来到小旅馆的楼顶,朝着湘西的方向,向天磕头,祈求老天保佑女儿谷雨病痛去除,恳请家乡的山山水水庇护女儿谷雨早日康复。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三跪九磕,是湘西人的最高礼节。磕到第八次,谷臣祝已经是泪流满面,几近虚脱。

当晚十一点多,向碧琼风尘仆仆,直奔湖南省儿童医院旁边的小旅馆。见到女儿谷雨,一个箭步扑上去,把谷雨搂在怀中,生怕她就此离去。向碧琼不敢哭,谷臣祝也不敢哭,只有拼命地压抑着自己,生怕女儿谷雨知道病情,心情不好。一家三口,就这样相拥在一起,直到天明。

病情十分严重,必须立即安排手术。谷臣祝和向碧琼瞒着女儿谷雨,开始疯狂一般地打电话,向湘西自治州和张家界市桑植县的亲戚朋友们借钱。日夜煎熬,彻夜难眠。不到5天,两个人就明显地瘦了。

8月10日,谷雨生日后的第二天,被顺利转入湘雅一医院神经外科39病室。8月12日,进行脑瘤切除手术。手术前,主治医生要求谷臣祝在手术单上签字认可。手术的后果有三种可能,第一种是最轻的,那就是手术非常成功、双目失明。第二种是四肢瘫痪,成为植物人。第三种可能就是手术过程中,年仅11岁的谷雨承受不住,在手术台上离去。签字的钢笔,难以握起,眼泪开始在谷臣祝的眼里打转转儿。良久,谷臣祝都没有签下自己的名字。

就要进入手术室了,谷臣祝和向碧琼以为谷雨还不知道病情,安慰谷雨:“不怕,不怕,一会儿就好了。”实际上,善于观察的谷雨早就明白自己得了重病,只是还不清自己到底是什么病。

“我在湘雅医院就晓得我的病情了。”事隔近一年后,我们在北京采访谷雨的时候,谷雨平静地对我们说,“他们还以为我不晓得,都对我这样说:现在情况没有太大的问题,你就一心一意地把病治好,回到学校去,学有所成,然后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所以,躺在手术车上的谷雨,看着欲言又止的父母,倒过来安慰他们,“爸爸,妈妈,我一定会让自己醒过来的。爸爸,妈妈,你们会哭吗?你们放心,我不会哭的。”听到这句话,忍在内心中的泪水,从谷臣祝和向碧琼的眼眶中流了出来,无声无息。

手术十分成功,年仅11岁的谷雨不仅没有倒在手术台上,其视力也还没有完全消失,还可以看见模糊的影子,还可以认出爸爸和妈妈。割下来的脑瘤,体积是3cm×3.8cm×4cm,怵目惊心。脑瘤的病名“髓母性脑瘤”,被重新确诊定性为“非典型脉络从乳头状瘤”。

8月16日,手术过后的第4天。头痛,排山倒海一般向年幼的谷雨席卷而来。发高烧,40.4摄氏度,已达发烧的极限。颅内压力过大,让谷雨基本上处于了昏迷状态。这是手术过后的正常反应。

医院立即进行抢救。药物已经完全不能降温,只能实行物理降温,用冰块冰冻穴位。8月18日,从昏迷状态中悠悠醒来的谷雨,不断地抚摸妈妈向碧琼的脸庞,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双眼已经完全失明,惊恐地、绝望地喊叫起来:“妈妈!妈妈!爸爸!爸爸!我看不见了!我看不见了!我什么也看不见了!我什么也看不见了!”接着就是大小便失禁,谷雨的四肢失去了知觉,头脑再也不清晰,开始说胡话。向碧琼眼看着自己可爱的女儿在痛苦中挣扎,泪水长流,悄无声息,因为她连哭泣的力气都没有了。本来身体很棒的谷臣祝,为了女儿,20多天来基本上没有休息,想得太多,心里焦急,此刻心力交瘁,没有任何预兆,一下子就晕倒在女儿谷雨的病床前,人事不省。医生和护士赶过来,赶快对谷臣祝进行抢救。一边是基本上成了植物人的女儿,一边是急火攻心、昏迷不醒的丈夫,向碧琼的心空完全坍塌了。

当天晚上,谷臣祝从昏迷中醒来,不顾医生的叮嘱,跳下病床,摇摇晃晃地“跑到”女儿谷雨的病床前,扑在谷雨的身上,放声痛哭,完全失去了一个白族男人的刚强。第二天,摇摇晃晃的谷臣祝,一个人跋山涉水,来到了长沙市望城县的戴公庙,从庙外就开始磕头,一直磕到庙内的菩萨面前,砰然作响,步步虔诚。愿望只有一个,女儿谷雨的病情十分严重,科学医术无法拯救的话,只有寄托希望给老天,让老天来保佑自己那天使一般的女儿吧。

远在祖籍老家张家界市桑植县麦地坪乡菊山垭村的姐姐谷米,因为暑假,正在临近老家的马合口卫生院,伺候服侍体弱多病、住院治病的奶奶向说芝。得知妹妹谷雨双目失明的消息,谷米躲在一边痛哭不已。向说芝老人感觉到不对头,问大家谷雨怎么了。大家都说,谷雨得了重感冒,在长沙治病。向说芝老人最疼爱谷雨,不相信,不放心,采用威逼利诱的“手段”,悄悄把另外一个孙女谷月叫来,得知了谷雨病情的真相。确认天使一般的孙女谷雨双目失明的那一刻,向说芝老人再也站立不稳,一下子扑倒在地上,嚎叫起来:“谷雨唉,谷雨呀,我的好孙女啊,我的好孙女啊,只要你的,你的眼睛,能够治得好,奶奶什么都,都可以不要,把我的命送给,送给阎王爷,去抵债啊,要不要的啊?要不要的啊?”哭着,哭着,向说芝老人爬起来,跌跌撞撞地往河边走,要去跳河,要去寻死,要为孙女谷雨赎命。大家围过来,赶快抓住向说芝老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她劝回卫生院,才没有让悲剧发生。

大家心目中的“小宋祖英”谷雨双目失明的不幸消息,传回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吉首市第二小学,杨满芝老师动情地流泪了,满老师哭了,龙老师也哭了,杨雨欣、时爽、石沁心、田兴佳、石佩、万晓慧等同学搂抱在一起,伤心落泪。

8月26日,谷雨的病情得到控制,高烧终于退下去了,可是眼睛再也看不见了。“患者如果没有超强的毅力,早就抗不过这一关了,”医生对年仅11岁的谷雨的坚强由衷钦佩,“这样坚强的患者,年纪这么小,很少见。”

医生考虑到医药费用的承受问题,建议谷臣祝夫妇将谷雨转往湘西州地方医院进行巩固治疗。临走前,医生多次暗示谷臣祝夫妇,趁现在还有时间,带着女儿谷雨多到外面走走“看看”,好吃的好玩的都尽量让她玩个够,今后的机会会越来越少的,不要给她自己和父母都留下遗憾。医生的言外之意,谷臣祝和向碧琼的心里都十分明白,心里十分悲戚。同病房的郴州患者,同样的病情,还只有9岁,是个男孩,家人已经把他带出去“旅游”去了,因为他在这个世界上的日子不多了,“旅游”回来,回到郴州的时候,也许就是9岁男孩离开这个世界的日子。因为,患上“非典型脉络从乳头状瘤”的患者,一般都只能活过两三年,超过五年的很少很少。

9月2日,谷雨从湘雅一医院出院之际,天还没有亮明,谷臣祝就一个人出发了,徒步来到望城县的戴公庙,拜谢上天,照样是三跪九磕,砰然作响,步步虔诚。事后,2010年4月1日,谷雨第二次来到长沙市复查和作为“青春中国”大型文艺活动湖南赛区形象代言人参加活动的时候,谷臣祝又一次来到了戴公庙,感谢上天的恩宠,给谷雨赐予了坚强活下去的希望。

 

 

 

 





















































































张家界梦帕客栈 http://www.mengpakezhan.com/
电话:0744-8350888;18107442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