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帕客栈 官网 热线:0744-8350888
做张家界口碑最好的人文主题精品智慧客栈!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谁来拯救巨鱼坪那些被人遗忘而又勤劳坚强的善良乡亲
2013年07月01日 来源:www.mengpakezhan.com 编辑:mengpakezhan.com 已被浏览:








































    巨鱼坪是一个小地名,隐藏在大山深处的深处,隶属于湖南省张家界市永定区四都坪乡熊家塔村,与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永顺县的朗溪乡和永茂镇接壤。

    在熊家塔村的深山峡谷中,溪流冲击形成了一块几十亩的坪地,站在高山上俯视,就像一条巨大的鲤鱼横卧在那里,那就是263口巨鱼坪人对家乡地名的确切解释。

    巨鱼坪原来本身就是一个生产队,后来演变成两个村民小组,一个老屋场,一个古树岗。从巨鱼坪走出来的土家青年覃正波,多次邀请我们,去看看他那些勤劳坚强而又可怜无助的善良乡亲。

    2010年4月,澧水河泛起春波的日子,我们被年仅23岁的覃正波那颗热爱家乡的心肠感动着。从张家界市区出发,经过四个半小时的汽车颠簸,一个半小时的徒步爬山,含着热泪,我们走进了巨鱼坪那个被人遗忘、处处都充满着凄凉气息的土家山寨。

 

    一、当你的人生遇到超越不了的困难和坎坷的时候,请你不要轻言伤悲,因为你没有见过瞎子干枯的双眼也可以流出汹涌的伤心泪水。

    覃翠香,是我们走进巨鱼坪以后第一个想见的人,因为在她的身上,拥有无数的人生传奇。这些传奇,完全可以击败所有的人生伤悲。

    覃翠香,今年47岁,土家族妇女,永顺县朗溪乡元宝村人。半岁的时候,因为家人的粗心,覃翠香跌倒在火坑里,抢救不及时,导致她双目失明。从此以后,覃翠香永远地告别了光明,再也见不到绚丽多姿的色彩和亲人们灿烂的笑颜。覃翠香有过挣扎,有过绝望,与其什么也看不见,不如一死了之。可是,多次.自.杀未遂的覃翠香,选择了坚强,选择了好好活着。

    1985年春天,22岁的覃翠香从永顺县嫁到了大山背后的熊家塔大队巨鱼坪生产队,丈夫名叫熊少培,一条腿有问题,是个跛子。

    夫妻恩爱的生活只有十多年,丈夫熊少培便因为急症撒手人寰,离她而去。家里实在是太穷,覃翠香拿不出钱给丈夫购买棺材,只有扑在丈夫冰凉的身上,长一声短一声地嚎哭,悲痛欲绝。乡亲们看不过意,纷纷从自己的家里拿出木材,凑成了一副棺材,熊少培才得以入土为安。

    那一年,大女儿熊宗慧只有13岁,二儿子熊桂林只有11岁,小女儿熊玉只有8岁。一个双眼全瞎的女人,没有了丈夫,该如何养活三个孩子?覃翠香彻夜难眠,饭不思。

    丈夫死后的那一段日子,生活的悲苦压在覃翠香的身上,比十座大山还要沉重。如果不是自己的几个兄弟经常从元宝村过来帮扶,帮着下地干活,支援钱粮,覃翠香和自己的三个孩子早就活不到今天了。但是,苦难还是一直在考验着这个快要绝望的家庭。寒冬腊月,三个孩子有时候没有鞋穿,只得打着赤脚去上学。衣服,基本上都是好心的邻居赠送的,别人孩子穿过的,虽然破旧,虽然不合身,但是总比没有衣穿要强。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覃翠香说,她对不住自己的三个孩子,没有钱让他们好好上学,都只有上到小学五年级就含泪辍学了。

    父亲熊少培去世的第二年,年仅14岁的大女儿熊宗慧就开始收拾行李,她要辍学打工去。临走前的夜里,熊宗慧搂抱着母亲覃翠香,伤心地哭了一个晚上,叮嘱瞎眼的母亲好好照顾弟弟和妹妹。第二天,天还没有完全亮明,熊宗慧就告别了生她养她的故乡巨鱼坪,前往广东打工。那个时候,晨曦中的熊宗慧,眼里已经没有了泪水,只有拼命地打工挣钱,养活盲眼妈妈和供弟弟妹妹好好读书的坚强决心。

    然而,令熊宗慧十分失望的是,她没有实现她的理想和愿望,弟弟熊桂林和妹妹熊玉都在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无情地辍学了。因为这个家庭贫穷得几乎一无所有,熊宗慧这个年少的土家女孩,在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有挽救这个家庭的能力。妹妹熊玉离开故乡、出去打工的那一年,和熊宗慧一样大,刚满14岁。弟弟熊桂林辍学以后,一直在家里照顾母亲覃翠香,直到17岁那一年,才走出巨鱼坪,去了异乡打工挣钱。

    2010年的春节,覃翠香家里过了一个团圆年。通过多年的磨难,儿女们都有了出息,大女儿熊宗慧已经成家了,有了外孙女,儿子熊桂林也有了女朋友。最让人高兴的是,小女儿熊玉不仅有了男朋友,这个男朋友还是东北的朝鲜族小伙子,因为在张家界从事韩语导游工作,而喜欢上了勤劳善良的土家族姑娘熊玉。儿女们一个不落,都回到了巨鱼坪,回到了虽然贫寒但十分温暖的家。这本来是一件喜事,可是大年三十那天,吃团圆饭的时候,覃翠香回想这么多年来的绝望和苦难,情不自禁,和儿女们搂抱在一起,失声痛哭,连远道而来的大女婿、小女儿的男朋友和儿子的女朋友都流下了感人的泪水。覃翠香那来自于生命深处的嚎啕大哭,穿越了巨鱼坪重重叠叠的大山,在大山深处不断地回响。听到覃翠香家里传来的哭声,邻居们都放下了手中的碗筷,无心品尝自己家里团圆饭的滋味,自顾自地感慨:这么多年,翠香一家人苦呀!巨鱼坪人苦呀!

    采访的时候,本来生性乐观、开朗的覃翠香,说着,说着,说到伤心处,回忆起那些刻骨铭心的岁月,眼泪就无声无息地从干枯的双眼流了下来,汇成悲痛的河流,在脸庞上肆意横流,无以复加,让身边采访的我们悲痛欲绝。

    从半岁起就瞎了双眼,40多年来,覃翠香活得并不容易。在巨鱼坪的经销店里,乡亲们争先恐后地给我们描述覃翠香的神奇,让我们惊叹不已。

    自从丈夫去世以后,所有的生产劳动,全靠双目失明的覃翠香自己完成。洗衣、做饭、砍柴、捡柴、烧火、切菜、洗菜、铺床叠被,覃翠香样样做得十分到位。我们不相信,要覃翠香给我们现场表演切萝卜丝,结果让我们匪夷所思:萝卜丝切得又细又好又快!我们问她,是怎么切得这么好的?覃翠香的回答充满哲理:感觉嘛!熟能生巧嘛!一个没有上过学堂、不认识任何汉字、双眼失明的土家族妇女,竟然能够讲出这样高水平的话语,我们怀疑这是不是巨鱼坪人。

    更加神奇的还有,在山上砍柴,夏天会经常遇到毒蛇,可是,什么也看不见的覃翠香从来就没有被毒蛇咬伤过。说到这里,乡亲们的脸上全是惊异的神色。

    而且,还有很多根本就让乡亲们不可能相信的事实。比如,覃翠香什么也看不见,可为啥在菜地里薅草的时候,能够轻易地分清菜苗和草苗,地里的草苗被锄得干干净净,菜苗却一根也没有受到损伤。还有,菜地里的红辣椒和青辣椒,她总是一摘一个准,从来就没有弄错过。再就是,覃翠香不仅能够区别出10元钱和100元钱,还能够验出真钱和假钱,那些想欺骗她的外地人从来就没有得手过。

    不可思议的还有很多。比如,到溪沟里面去洗衣,她能判断出溪沟里是浑水还是清水,而决定是否选一个地方洗衣。比如,巨鱼坪的乡亲们只要从她的身边经过一次,第二次就能叫出对方的名字,几十年来从未出错。比如,她上树去打麦李,邻居逗她,悄悄把打下来的麦李捡起来,跑了,可是邻居还只是开步走,树上的覃翠香就开始叫起来:“哪个把我的麦李捡走了?”比如,砍柴的时候,覃翠香站在树下,可以凭借感觉知晓哪棵树有树枝,哪棵树没有树枝可砍了。有一次,村里的几位妇女为了逗她,在溪沟里洗衣的时候,故意将覃翠香洗过的衣服藏了起来,覃翠香竟然一口就说出她们藏了她的哪一件衣服,惊得大家目瞪口呆,手足无措。

    实际上,覃翠香还有很多让乡亲们叹服的绝活。优美动听的土家山歌,通过覃翠香清脆的嗓子,就会飘扬成悦耳、感人、舒畅的旋律,在巨鱼坪的村寨里流泻和飞舞。“好嗓子,是生下来就有的,天给的。”覃翠香对自己的音乐天赋十分自豪,她现在最大的梦想就是到武陵源核心景区去,用自己的“金嗓子”为中外游客演唱土家山歌。可是,“自己是个瞎子,看不到路,要人扶,干不得!”覃翠香十分懊丧。

    在巨鱼坪的乡亲们眼里,双目失明的覃翠香不仅是一个受了很多磨难的土家妇女,还是一个先知先觉的人。命运之所以让她在寒冷的冬天都穿不上鞋,只有赤脚行走在巨鱼坪的山山岭岭,是因为上天在考验她。乡亲们相信,遇到这么多悲苦的覃翠香,她的晚年一定会大富大贵。

 

    二、人世间的困苦和绝望,有什么比一家四口人集体等死的滋味还要伤悲?

    覃贵伍,巨鱼坪古树岗村民小组人,68岁,得了绝症,皮肤癌,无钱医治,只有在家等死。

    见到覃贵伍,我们的心里都充满了恐惧。覃贵伍的皮肤癌进一步恶化了,整个嘴唇全部都肿胀起来,每天都在流淌大量的脓血,基本上无法吃饭,即使流质的食物也无法下咽。在农村,吃不得饭,那就只有等死。

    覃贵伍曾经是一个优秀的木匠,精湛的技艺折服过四乡八寨的乡亲。过去的30多年,“覃木匠”一直是巨鱼坪的名优品牌,名号是“罡罡的”。可惜好景不长,皮肤癌将这个大山深处的家庭“折磨”得一贫如洗。覃贵伍曾经在张家界市人民医院住过一段时间,接受治疗,拖到最后交不出15000元的医疗费用,只好从市区回到山高路远的巨鱼坪,和老伴、儿子一起在家里等死。

    覃贵伍的老伴田秀英是永顺人,59岁,从小就是青光眼,双眼全瞎,一点也看不见。在巨鱼坪,瞎眼的女人最辛苦,扯猪草、洗衣、烧火、做饭、挑水等等农活,都是双目失明的田秀英一把手在操持。

    覃贵伍一生养育了三个儿女。女儿覃玉红嫁到了大坪镇,婆家的经济条件也不太好,根本就照顾不到自己的娘家。大儿子覃富云,37岁,也是一个残疾人,在广东东莞的一家残疾人福利工厂做门卫,工资微薄,一年到头,除了自己的开销,给家里汇寄过来的钱不足2000元。这2000元就是覃贵伍一家人的活命钱,因为覃贵伍的小儿覃湘云虽然35岁了,可是四五岁的时候就得了风瘫,每天只能扶着墙壁走路,上厕所都成问题,需要人帮忙,一天到晚都在不停地剧烈喘气,啥也干不了。

    一家四口人,就靠着不足2000元的收入来活命,惨不忍睹。四都坪乡的民政所干部看不下去了,给覃贵伍家里都评上了“低保”,每人每月给予40元的生活补助。到了年底,永定区民政局还给覃贵伍家里送来了贫困户慰问金,每人100元,一家人合计400元。

    “不行了!不行了!即使国家照顾,也没得救了!……”面对我们的采访,覃贵伍始终在喉咙中嗫嚅着这句听不太清楚的话语,脸上的悲戚不忍去看。他的旁边,坐着瞎眼的老伴田秀英,还有只晓得吃饭啥事也干不了的小儿子覃湘云。

    棺材在哪儿?死在什么地方?覃贵伍的心里一直都在琢磨这个问题,因为他放心不下,他死后,瞎眼的老伴和痴呆的小儿子该怎么办?

 

    三、重度烧伤、大难不死的覃生平:我还有青春,我还有未来,我还有幸福吗?

    11年前,覃生平还只有8岁。有一天,癫痫病发作后,忽然晕倒在火坑里,导致全身严重烧伤,生命垂危。覃生平的父亲急忙将他送到了张家界市中医院,进行抢救。医生说,覃生平全身有95%的地方已烧伤腐烂,必须及时清除死皮,重新植皮,所需费用最少也要7万元以上。而覃生平家里,即使将全部家产卖光也凑不齐3000元。当时熊家塔村建整扶贫的后盾单位是永定区国税局,该局“土记者”田贵学得知这一消息后,立即采访,连夜赶稿,以《小生平,谁来帮你赶走死神》为题,在当地媒体发表了出来。当天下午,永定区国税局干部职工踊跃捐款,达1万多元。城区几所小学的学生也献出了爱心。仅两天时间,张家界中医院先后给覃生平做植皮手术23次,输血10次以上。在大家的帮助下,覃生平的治疗进行得比较顺利。但是,要想彻底康复至少还需要进行20次的植皮手术和两个月的疗养,然而当时所欠医院治疗费已达5万多元,覃生平家人再也想不出办法来筹钱了。

    一时间,医院领导焦急,医生也不敢发放药品,覃生平的生命仍然命悬一线。田贵学继续发力,连续报道,呼吁全社会都来关心小生平的命运。报道引起了张家界市委、市政府、市红十字会主要领导的高度重视,他们指示张家界中医院全力以赴给予抢救。这个全市人民同心协力营救一位山区儿童的动人故事,被《湖南日报》报道后,感动了许多人,也感动了巨鱼坪的山山岭岭。

    11年过去了,在大山深处的巨鱼坪,我们见到了当年的小生平,那个全身皮肤烧伤面积达95%的孩子,如今已是19岁的小伙子了。腼腆,害羞,不善言语,而又善良,淳朴。这是覃生平给我们的印象。看来,11年前的那一场病痛,还是在他的心里留下了阴影。

    “当初不是政府、单位的捐款,不是医院减免医药费的话,我家里的生平就不得救。”现年53岁的秦生平母亲张东英说。

    覃生平的父亲覃遵湘,今年56岁,是巨鱼坪这个土家山寨的知名猎手。这个在劳动时摔断过四根肋骨的土家汉子,还是一名出色的泥瓦匠,打造省柴省力的生态灶、省柴灶,是他的拿手绝活,多次受到永定区能源办的表彰。可是,谈到自己的儿子覃生平,覃遵湘脸上的豪气荡然无存,只有一脸悲戚。11年前,覃生平大难不死,搭帮社会好心人的支持,事后覃遵湘一口气做了八块匾牌,带上巨鱼坪的围鼓班子,敲锣打鼓,送到相关单位和个人,以示谢恩。11年后,覃遵湘噙着泪水告诉我们,上辈子,我和生平不知造了什么孽,不晓得做了多少坏事,老天要这辈子惩罚我和生平。

    如今,覃生平虽然19岁了,却因为天生的癫痫疾病,个人生活不能自理,既不能养活自己,也不能养活别人,怎么能够成家立业呢?覃生平的父母都已是体弱多病,万一哪一天一起去世了,留下覃生平一个人在这个世上,他该怎么活下去呀?说到这里,覃遵湘和张东英这对苦命的夫妻,已是泣不成声。

    “你想找女朋友,想结婚成家吗?”我们试探着询问覃生平。稍微地沉默之后,腼腆的他坚定地点了点头,然后坚定地说:“想啊!肯定想啊!哪个不想啊?可是……”“可是”之后,就再也没有了下文。

    2008年,覃生平曾经悄悄地跑到了覃贵伍的家里,去找覃湘云。按照辈份,覃湘云是侄子。覃生平很想带着覃湘云,两叔侄结伴到城里去乞讨要饭,目的是为了减轻父母亲的负担。覃遵湘得知这一消息,心里比刀杀还要痛苦万分,搂抱着老伴张东英又哭又喊:我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我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呀……

 

    四、老伴又聋又哑,半身不遂,奄奄一息,自己年迈多病,两个光棍儿子自身难保,69岁的资深篾匠还能活过明天吗?

    这个家庭,是我们不该去打扰的。可是,热心的覃正波一定要我们去看看。这个家庭的男主人名叫覃章国,69岁,土家族,巨鱼坪的资深篾匠。女主人叫做李小妹,60岁,也是土家族,原籍永定区四都坪乡堰垭村。

    走进这个家庭的时候,夜色已十分浓重,覃章国的家里特别昏暗,根本就看不清人影。原来,覃章国家中唯一的电器就是两个灯泡,都是5瓦的,其中一个早就不亮了,可是覃章国不愿意维修和更换,因为“怕用电”。这个家庭是真正的一贫如洗,穷得连晚上出门上个厕所需要照路的手电筒都没有。

    覃章国虽然做了一辈子篾匠,但是从小就患上了癫痫病,而且手和脚均有残疾,支气管炎也很严重。所以,几十年来都是疾病缠身。覃章国的老伴李小妹不仅半身不遂,是个哑巴和聋子,多年来还被风湿病和心脏病折磨得惨不忍睹,生活起居全部靠覃章国帮忙完成。这样的家庭,居然没有享受到低保,让人不可思议。“不给我们办低保,是因为政府讲我们有两个儿子。”覃章国一脸无奈。

    覃章国的大儿子覃建刚27岁,小儿子覃建文24岁,都只有小学四年级的文化,没有一宗技术和手艺,个人生存能力也一般。虽然从大山深处的巨鱼坪,走到了沿海发达地区,去打工,可是收入并不高,每年汇寄给覃章国的“救命钱”并不多,根本就养不活人。2007年,覃章国家里的耕牛在山上摔死了。从此,这个家庭就再也没有耕牛了。覃章国自己也老了,体力不行了,已经不能耕田种地了。从此,这个家庭的田地也就全部荒芜了。

    “廉颇老矣,尚能饭否?”自学成才,曾经靠篾匠手艺养活一家人的覃章国,如今还在靠篾匠手艺为老伴赚取买药的钱,一分一厘,十分不易。老伴李小妹吃的药,每月要买两次,每次要60元左右,都是到当地的草药郎中手上买的低价药。进医院,到大药房买药,覃章国不仅没有这个能力,也没有这个胆量。李小妹吃的药,就像鸦片,吃得上瘾,不能中断。没有钱买了,中断也可以,结局只有一个:死。

    面对我们的采访,覃章国心里一直在盘算,口里一直在念叨:我先死了,又聋又哑的李小妹该怎么办?

 

    五、艰苦奋斗,自强不息,巨鱼坪人赤手空拳,希望凭借自己的力气打出一片天地,往往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实际上,巨鱼坪人并不缺少艰苦奋斗和自强不息。能够下田驶牛打耙的土家族妇女黄腊英和刘小妹,就是让男人们都佩服的巨鱼坪人。

    黄腊英今年43岁,育有一儿一女,丈夫覃长永在四都坪乡等附近乡镇打临时工,经常不在家,所以驶牛打耙就成了自己的家常便饭。黄腊英清楚地记得,自己第一次驶牛犁田,犁辕的绳扣没有挂好,导致牛和自己双双“起了大亏”,用不上劲,却又累得要死。而且,搬犁辕的位置也弄错了,搞颠倒了,出尽了洋相,干了无数的无用工。后来,慢慢摸索,黄腊英就成了驶牛打耙的行家里手,很多男人都没有她能干。秋天,田里的稻子熟了,黄腊英完全可以一个人扛起大斗去扳谷,在山野上旋风一般前进,让巨鱼坪的乡亲们佩服不已。

    44岁的刘小妹是从永顺县朗溪乡嫁过来的,丈夫覃大树在周边乡镇做一些小生意,家里所有的重体力农活都是刘小妹自己一手操办。刘小妹在娘家的时候,就会驶牛打耙。春耕季节,如果覃大树不在家,刘小妹就会扛起覃大树的重体力活,不等不靠,干得有滋有味。和黄腊英一样,刘小妹除了脚部偶尔有风湿肿痛以外,平素没有一点大病小疼。而且,两个人惊人地相似,都十分孝顺,都对公婆体贴得不得了。所以,在乡亲们的眼里,黄腊英和刘小妹是一对英姿飒爽的姐妹花,关系很铁,无话不谈。

    在大山深处的巨鱼坪,有一个家庭很牛。家里只有三个儿子,却每人娶了一个外地媳妇,令人艳羡。老大的媳妇是广西的,老二的媳妇是安徽的,老三的媳妇是云南的。这个家庭的家长就是熊家塔村的老文书覃章启。

    覃章启,这个“一生都会衷心感谢袁隆平,让老百姓都有饭吃了”的老文书,一直在感慨,巨鱼坪几十年来除了架了电线,基本上没有变化。乡里、村里对巨鱼坪的发展支持不够,让巨鱼坪的老百姓感觉不到温暖。这是覃章启这么多年来的内心感受。

    我们见到了覃章启大儿子覃遵建的媳妇,来自于广西柳州的吴翠芝。在巨鱼坪生活了三年多的吴翠芝,不仅习惯于吃湖南的辣椒,各种生活上的情况都能适应。她最佩服的就是这里的女人,比她能干多了,可以耕田,可以扛大斗,可以养几头牛,养几头猪,田里、地里的活儿都能干。“学校比较远,孩子读书不方便,要走几公里山路。而且,电压不稳定,经常停电。”聊起这些,吴翠芝这位快言快语的广西媳妇,还是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因为山路遥远,受到困扰的不止是吴翠芝这样的外来媳妇,还有土生土长的覃正国。

    覃正国今年36岁,是古树岗村民小组人,老婆熊生妹也是古树岗人。乡亲们都喜欢亲昵地逗他们俩,“肥水没有流到外人的田”。覃正国是一个有思想,有抱负的土家族青年,一心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发家致富。他选择了养猪。可是,山高路远,养好的猪卖不出好价钱。不是他养的猪不好,而是运出山外的“运费”太昂贵,“萝卜拌成了肉价钱”。两年多来,他不仅没有赚到一分钱,还倒贴进去了全部的家当。现在,他的猪栏里还有肥猪33头,每一头都有100多斤。看着这些肥猪在不断成长,覃正国的心里没有一丝喜悦。他在发愁,这些猪该怎么才能顺利地“运出”山外?

    巨鱼坪,一如湘西十万大山的每一个土家村寨,经过数百年的人文浸润,也拥有自己的思想和灵魂,固守一方,独处不惊。我们拜访了巨鱼坪的“精神领袖”,现年85岁,仍然神采飞扬的覃俊民老人。覃俊民深受家庭教育的熏陶,读过多年私塾,能文能武。父亲覃修安是贺龙元帅早期革命的生死之交,拜把子兄弟。可是,覃俊民自己却阴差阳错,成了国民革命军14军62师185团迫击炮连的少尉排长,解放前夕在广西柳州缴械投降,进入解放军天津部队第三支队补训第八团,担任通讯班班长。覃俊民不仅写得一手好毛笔字,尤其是标准的小楷几乎是无可挑剔,为巨鱼坪的乡亲们撰刻了数不清的碑文,还因为知书达礼,能说会道,多年来都是巨鱼坪红白喜事的督管和司仪,做得十分称职和出色。坚忍,克己,勤劳,礼仪。这是覃俊民给人的外在形象和内心感受。像覃俊民这样的经历,事实确凿,应该是民政部门的重点优抚对象,但是他从来就没有得到一分钱的优抚补贴,完全靠儿女们的定期奉养和自己的辛勤劳动来养活自己。此外,没有任何其他生活来源。一个年高85岁的土家男人,就这样有滋有味地生活在大山深处的巨鱼坪,让人肃然起敬。

 

    六、巨鱼坪版的“愚公移山”,演绎了一段有始无终的现代传奇后,谁来助力巨鱼坪人掀掉重重阻隔的“王屋山”。

    在大山深处的巨鱼坪,竟然还有两个从来就没有见到过汽车的老人,讲来谁也不相信。

    这是因为巨鱼坪山高路远,偏僻落后,没有公路,没有汽车,加上这两个老人从来就不进城,一辈子也没有离开过巨鱼坪,汽车对于他们来说,的确是一个稀罕物,没有亲眼见过。

    为了连通山外的世界,巨鱼坪人曾经演绎过现代版的“愚公移山”的传奇故事。那是2006年的下半年,从8月10日开始,到12月29日结束,勤劳善良的巨鱼坪人,仅靠从巨鱼坪走出大山的企业家覃爱民的5000元爱心捐款和电力部门给予的5000元架线补助款,买来炸药和雷管,自己动手,战天斗地,掀起了修建公路的高潮。村民们,不管是古树岗村民小组的,还是老屋场村民小组的,都积极主动,不仅不要求对被占的田地进行补偿,还带上自己家里的锄头、铁锨、铲子,还有干粮,没日没夜地在工地上一起奋战了1100个工作日。留守在大山深处,没有出去打工的巨鱼坪人都来了,正在读书的孩子们利用周末假期也来了,年高85岁的覃俊民不仅来了,还冲在最前面,身先士卒,率先垂范,让整个工地热血沸腾。然而,公路毛胚路仅仅修建到1.5公里,巨鱼坪人便弹尽粮绝,彻底绝望了。买炸药和雷管的钱一分也没有了,公路修建不下去了。

    在老屋场村民小组组长覃遵贵的家里,古树岗村民小组组长熊双福拿出三年前村民们自力更生、义务出工修建公路的账本,良久无语。因为,巨鱼坪太穷了,连一条致富奔小康的公路都修建不起。在他们两人的内心中,目前已经停工的公路需要拓展到4.5米宽,总长6公里,从巷子口村民小组修建一座长18米、宽6米的大桥,直接从熊家塔村部连接到中心垭,和永顺县朗溪乡元宝村连成一线,互为贯通。元宝村还连接着长官镇和永茂镇,熊家塔村部的背后就是乌木峪村,和永顺县永茂镇的樟木汆村接壤,只要将巨鱼坪的公路建好了,就会形成一个便捷的环线,让大山深处多个乡镇的物产源源不断地运出山外,山外的现代生活物资也会给村民们带来新时代的喜悦。可是,超过200万元的修路资金,谁来承担?

    永顺县朗溪乡元宝村党支部书记覃长杰,多次来到巨鱼坪,和覃遵贵、熊双福商量,元宝村愿意拿出一部分钱来补偿给巨鱼坪,希望修通巨鱼坪的这条公路。因为巨鱼坪的地理位置实在是太重要了,这条公路不仅是巨鱼坪人内心中的伤痛,也牵扯着元宝村人的心肝肺腑,休戚相关,荣辱与共。然而,元宝村人能够拿出来的那一部分钱,相对于数额巨大的修路款项来说,只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

    在公安部门的户籍资料上,老屋场村民小组24户、121人,古树岗村民小组36户、142人。巨鱼坪的60户人家、263名父老乡亲,日夜盼望的致富奔小康的山村公路,何日圆梦,何日修建到巨鱼坪来?大山深处的巨鱼坪人,曾经质问过苍天。可是,苍天无语,没有答案。

 

    七、采访札记:何必伤悲,因为大山深处的巨鱼坪并不相信泪水!

    徐家塔。油房岗。张家塔。柏树。巷子口。上水沟。下水沟。远耳塔。前溪方。后溪方。昌溪坪。古树岗。老屋场。在熊家塔村党支部书记张金武的家里,这位全村268户人家、1168口人的当家人,一口气向我们报出了熊家塔村13个村民小组的名字。在他的心里,由古树岗和老屋场组成的巨鱼坪,是村里最为遥远的地方,因为山路崎岖,不通公路,好像远在天边。

    “呆在家里的人很少,年轻人都出去打工去了。”具有高中文化的张金武爱人熊胜兰快人快语,“年纪大一点的作为陪读人员,已经到乡政府所在地或者永定城区,陪着孙子们读书去了,呆在熊家塔的人已经不足三分之一。昌溪坪户口在册75人,在家的只有19人。后溪方户口在册31人,在家的却只有5人。”说起这些,熊胜兰的语气中满是唏嘘。

    在广东省珠海市南屏镇打工的四都坪乡人高达2000人,那里被称之为“第二个四都坪乡”。熊胜兰本人,就曾经在这个地方打工多年。如今,巨鱼坪送子女读书的人家越来越少,大家的心中都只是盼望着孩子们早一点出门去打工。沿海打工的地方,变化很大,可是春节回家,巨鱼坪人发现故乡几乎没有变化,这么多年来,唯一的变化就是几年前架上了几根电线杆。

    2009年10月,23岁的覃正波从沿海打工回来,得知巨鱼坪的那些老人们,在他的心目中受人尊敬的那些长辈们,一个一个地先后无奈死去,一种难以言说的孤独和寂寞漫上了他的心灵。他无数次地在内心中发誓,他要拼尽毕生精力,让巨鱼坪这些勤劳善良的乡亲,走出贫困,走向富裕。可是,除了一腔热血,除了一颗赤诚的心,他什么也没有,连最基本的条件,也就是村干部的身份都不是。

    马不停蹄,翻山越岭,我们在大山深处的巨鱼坪采访了整整两天两夜。巨鱼坪那些乡亲的生活现状,总是让我们的灵魂在颤栗。夜雨敲窗,不能成眠。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到达巨鱼坪的那一天,漫山遍野的李花、桃花、樱桃花,红的,白的,紫的,开得风光灿烂,迷人眼目。离开的那一天,一夜春雨过后,落英遍地,溪沟呜咽,山路泥泞。走在那条已经修建了1.5公里,现如今破败不堪、荒草连片的山村公路上,我们回望大山深处的巨鱼坪,心情沉痛,良久无语。

    内心中,一个强烈的声音始终都在回响:何必伤悲,因为坚强的巨鱼坪人从来就没有相信过眼泪。

 

附图片说明:

1、热爱家乡的巨鱼坪热血青年覃正波。

2-3、巨鱼坪通往山外的公路,最后还是因为资金严重不够而没有修通,已经荒芜三年多了。

4、巨鱼坪老屋场村民小组组长覃遵贵。

5、巨鱼坪古树岗村民小组组长熊双福。

6-20、勤劳善良、双目失明多年、让人肃然起敬的土家妇女覃翠香。

21-23、坐在家里集体等死的覃贵伍一家人。

24-27、覃章国、李小妹一贫如洗的家庭。

28、被大火烧成重伤、捡回一条性命的覃生平还有未来吗?

29、覃生平一家。

30、覃正国经营惨淡的养猪场。

31、能够下地犁田、干农活不输于男人的土家妇女黄腊英(左)和刘小妹(右)。

32-39、勤劳善良、坚强不屈的巨鱼坪乡亲。

40、巨鱼坪多年来的“精神领袖”、现年85岁的覃俊民老人。

41-43、为了搬走“王屋山”,巨鱼坪乡亲自发组织修建村级公路的义务劳动记工表。

44、这就是中心垭,两棵松柏树形成地域分界线,一边是永定区四都坪乡熊家塔村,一边是永顺县朗溪乡元宝村。

45-83、巨鱼坪迷人的田园风光、破旧的土家民居和令人窒息的山寨气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人百感交集。


张家界梦帕客栈 http://www.mengpakezhan.com/
电话:0744-8350888;18107442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