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帕客栈 官网 热线:0744-8350888
做张家界口碑最好的人文主题精品智慧客栈!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张家界3亿元保险:大众旅游时代的一米阳光
2013年07月01日 来源:www.mengpakezhan.com 编辑:mengpakezhan.com 已被浏览:
张家界3亿元保险:大众旅游时代的一米阳光
  苏小雅    梦帕
  
  巨额保险投向国内外导游员  
    3月28日,张家界宝峰湖旅游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峰湖公司)与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张家界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张家界平安保险公司)签署了一份投保协议,为张家界市注册登记、检审合格的3000名国证导游员每人投保10万元人民币的人身意外伤害险,总保额超过3亿元人民币;此外,非在张家界注册但在张家界带领旅游团队并按照团队旅游行程进行导游服务工作的国内外导游员每人也享有总保额10万元的人身意外伤害保险。
  国内旅游企业为导游员大规模集体购买保险,这一举措在国内尚属先例。据张家界平安保险公司总经理覃爱鸣介绍,宝峰湖公司为3000名导游员统一购买意外伤害保险,大幅提升了被保险人即导游员的保险利益。对于意外伤害保险这一险种,国人的购买意识并不强,但导游行业因为自身工作的特殊性,对这一保险普遍较为重视。在此之前,张家界的导游员一般是自行购买或者是由旅行社组织、统一购买。“之前他们是自己花100元来购买,保额是6万3千元,现在由企业支付100元,保额是10万元。”
  宝峰湖公司的这次投保对“张家界”与“导游员”相关联的导游员意外伤害均做出了保险保障:一是张家界所有注册的导游员在全世界都有了意外伤害保险保障;二是全世界的导游员在张家界带团,也都有了意外伤害保险保障。覃爱鸣对此评论说,“这是基于社会公益与责任而发生的一次投保。投保人与被保险人无雇佣关系、无亲缘关系,并且规模大,保额巨大,这在全国都极为少见。”
  事实上,3亿元保额只是一个最基本的、被严重低估的数字。宝峰湖公司的这次投保包括两部分,本地在册导游员与外地来张带团导游员,3亿元人民币只是本地3000名导游的保额,外地导游的保额则更为庞大。
  为了接下宝峰湖公司的这项大单,同时又不悖于保险法规的实名制要求,张家界平安保险公司在湖南省范围内首次大规模采用“自助激活卡式保单”。由宝峰湖公司根据张家界2009年的游客量测算出团队总数,随后一次性购买了1万张“自助激活卡式保单”交由各家旅行社分发给外地来张的带团导游员,导游员拿到保单后,只需用手机输入姓名与身份证,并自主选择生效时间,即可激活保单。平安保险公司在收到导游员的短信后,可自动生成电子保单并予以短信提示。如果1万张保单全部被激活,宝峰湖公司单就为外地导游的投保总额即高达10亿元。“针对导游员这一社会群体,宝峰湖公司的这次投保创造了国内最高纪录。”覃爱鸣说。
  
  “人,不是山水的补丁”  
    1998年,张家界黄龙洞景区与平安保险公司合作,为黄龙洞标志景点“定海神针”投保一个亿,在国内首创自然景观保险之先河,从身价最高到知名度最高,创造了保险业界的神话。而此次宝峰湖公司再度携手平安保险公司为中外导游员投下“巨额尊严身价”,覃爱鸣认为,这是“续写了保险神话”。
  1998年与2010年的“保险神话”,有何关联?有分析人士认为,这两则发生在张家界的保险神话一脉相承,均是对其所处时代中国旅游业发展状况的深刻折射。1998年,黄龙洞保险神话反映了自然景观权力在中国的全面兴起,在国内旅游产业上,对应的是“观光旅游时代”;宝峰湖保险神话则植根于人本时代重权利、重保障的社会潮流,是对大众旅游时代做出的反应。两则保险神话中不同被投保对象的“巨额尊严身价”深刻地反映了中国旅游业的变迁。
  张家界市旅游局局长丁云勇认为,进入大众旅游时代,过去单一的自然景观产品升级为多元化产品,以自助游、自驾游为代表的自主游览方式成为主渠道;各旅游城市、各旅行商需提供更方便、更快捷的服务,让不同层次、不同收入阶层的人们都能享有旅游这一新的生活方式。更为强调人的主体性、参与性、多元性显现是大众旅游时代的根本特点。
  发生在张家界的两则保险神话经历了一个“从物到人”的变迁过程,“人的凸现”是大众旅游时代的中心话题,是新旅游时代权力话语的聚焦点。这并不意味着物的淡化。相反,人的显现是在物的基础上、在稀缺自然景观权力得到充分尊重的基础上建构起来的。
  丁云勇表示,近几年来,在张家界旅游提质升级的讨论中,一直有一种呼声,即认为张家界是“一流的山水,二流的人文”,要改变这种山水人文结构,需要以“人文补山水”。这种看法表面正确,但人不只是山水的补丁。进入大众旅游时代,在低碳旅游、绿色经济的冲击下,“在旅游发展中,我们应该重新审视存在于我们观念中的山水人文结构。人,不再是山水的补丁。”
  在中国旅游业的大发展中,人要凸现需要实现对人的权利的保障。不仅是游客,更直接的是旅游从业者。丁云勇说,“这次宝峰湖公司的统保,属国内首创,在全国旅游业都有重大意义。导游员群体的管理,在全世界都是一个难题,这次张家界由旅游企业发动,推进导游员群体的权利保障,在全国是个范例。”
  
  大众旅游时代的一米阳光
  张家界旅游开发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罗选国认为,这一创新性举措就张家界及至全国导游行业的现状来看,“实事求是地讲,可以形象地称为大众旅游时代的一米阳光、转型张家界的一米阳光。”  
  在旅游行业人士看来,中国旅游业进入大众旅游时代是2009年以来国内旅游界纷纷抛出来的一个共识,尤其是在《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旅游业的意见》公布以后,国家旅游局副局长杜一力在媒体上解读这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文件时,即数次提到了“大众旅游时代”。新的发展阶段带来的是全新的社会需求,正是为了因应中国旅游产业进入“大众旅游时代”这一新阶段,宝峰湖公司做出了巨额投保这一公益性的企业战略举措。
  对于“大众旅游时代”,业界有一个公认的量化标准,即人均GDP越过3000美元。中国在2008年即已越过了这一大关,但自2008年以来,在冰灾、地震、奥运、金融危机、H1N1流感等一系列天灾人祸及重大事件的影响下,国民的出行需求受到抑制,大众旅游时代的特征并未得以充分显示出来。以张家界来看,其在2009年的追求目标是力争实现“恢复性增长”,而2010年的目标——突破性发展——则要乐观得多,“真正要讲进入大众旅游时代,并且能在市场上反映出来,还得看今年。”
  大众旅游时代的一个显著特征是量的变化:从小众旅游到大众旅游。相应的观念上的转变是:从小部分人的奢侈享受到大多数人均予以认同的生活方式。在国务院首次就旅游业下发的《意见》中,首次在国家层面上提出了人均出游的指标:人均出游超过2次,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指标。但质的变化更为关键,“从小众到大众,我们不仅要看到量的变化,还要看到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已经变化了的中国社会对旅游产业所提出的质的要求。”
  这个“质的要求”是转型中国发出来的一种新的声音。自2008年以来,对30年改革开放所形成的既有的“中国模式”的反思托起了一股强大的社会浪潮:对社会正义与公平、对和谐社会的呼唤。国家在政策决策上亦越来越强调对公共福利、社会保障的投入。
  有学者指出,当中国农民都已经领上国家发给的退休工资、社会各阶层均强调自身的权利保障时,中国的旅游产业要实现提质升级的目标,就得因应社会转型的需要而进行相应的转型,最为重要的一点是:在产业发展方式和发展观念上从单纯的重利益追求到利益与权利保障并重。
  “进入大众旅游时代,我们要看到的不仅是发展、机遇。还要看到责任、公平与正义。一个新时代的开始,它必然会带来新的发展机遇,但最为根本的,是某些发展模式、发展观念上的变化,为应对这种变化,旅游城市、旅游企业以及旅游从业者都需要调整自己的发展观,做到与时俱进。”旅游行业人士认为,权利保障已是大众旅游时代的一股清晰可辨的潮流。“要保障游客的权利,先得从保障旅游从业者的权利做起。我们这次从导游员这个最基层做起,3亿元的导游员统保,是张家界旅游界在权利保障上迈出的一大步,是阳光行为,但相对于整个导游界及至整个旅游界来看,它还只是一个开始,只能称作是一米阳光,是转型张家界的一米阳光。2010年,在中国旅游业实质性地跨进大众旅游时代时,我们希望张家界的这一米阳光能够为我们带来更多的洞见。”
  
  “给一点阳光就灿烂”  
    近年来,导游界的种种弊端备受业界诟病,时常见诸于各主流媒体及网络舆论中,在行业利益分配中处于弱势的导游员背负起零负团费等诸多骂名,这种“义务”的担当与他们所获得的权利相比较,实在是不堪承受之重。
  就导游员带团时所发生的意外伤害来看,张家界市旅游协会导游员分会会长林静文介绍说,“以前我们有一个导游员在带团时出了车祸,结果是游客得到了赔偿,但导游员却没有任何赔偿。”
  “在张家界的旅游大发展中,谁也不能否认基层导游员的重大贡献,我们不要求超国民待遇似的优惠待遇,而只是要一个平等的、不另类的待遇就行了。就像国内的绝大多数导游员一样,我们对中国旅游产业的前景、对张家界旅游产业的前景充满信心,但行业现状让我们对导游员这个职业缺乏信心。”对于宝峰湖公司的统保行动,林静文的感觉是:“非常感慨,感谢宝峰湖公司的这一善行,导游员现在是一个弱势群体,对于弱势群体来讲,我们是给一点阳光就灿烂。”
  
  “不避讳谈商业利益”
  在成熟的社会形态中,企业对公益事业的投入有可量化的社会回报,但这一点,在国内却表现的并不充分,这也造成了中国企业在社会责任感上的普遍性缺失。但如果辅之以民族主义、地方保护主义、行业利益等,则往往可得到数倍的回报,汶川大地震中的王老吉现象即是一例。
  宝峰湖作为张家界的一个景区,其经营管理公司为导游员统一投保,自不讳言,其中有商业利益的考量在里面。宝峰湖公司总经理童钧称,“不避讳谈商业利益。”无须讳言,中国社会传统的感恩心理会给企业的这种公益举措带来商业利益上的回报,但此种对价值的理性追逐正是社会所需要的,中国社会的权利保障事业从根本上来说,正是依靠市场的力量来推动、依靠财富的累积而渐次丰厚起来的。对于导游员这一群体来说,如果社会各界只是纯粹地发出某一种理念的呼声是微薄的,促进导游员生存状况的改善仍然有赖于现实利益的推动,人们无需回避企业秉持商业利益在其间发挥出来的穿针引线式的作用。
  
  现代服务业的内涵
  对于导游界人士的一点阳光之下的灿烂,张家界的地方政府显然不会满足,他们需要的是整个行业的阳光灿烂。早在2009年8月20日,张家界即已展开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平安满意在张家界”的专项整治活动,专项活动的最终指向是让旅游业成为“人民群众更加满意的现代服务业”。
  国家旅游局副局长杜一力在解读《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旅游业的意见》时,就《意见》中提出的“人民群众更加满意的现代服务业”这一要求分析认为,“看起来,这个目标要求很明白,但同时也有深刻的内涵。”杜一力所说的“深刻的内涵”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理解为,不仅要看到“现代服务业”中“服务业”所具有的商业利益,还要看到“现代”二字所包括的现代性概念中“社会公平与公正基本实现”这一意旨。
  对现代概念中这一意旨的强调是最近两年来才出现的。以张家界来看,1988年,张家界旅游建市,20多年来,旅游业已成为张家界的支柱产业,已从当初的少数人获利成长为具有普惠性质的产业。利益分配,如何让更多的人受惠于旅游业的发展,从当初的“让少数人先富起来”到现在的让更多的人都能受益,从而分享旅游业大发展所带来的丰硕成果,是张家界旅游业应对大众旅游时代需要解决的问题,共建“平安满意在张家界”的基础是共享,而共享的着力点正是努力去践履社会公平与公正,以权利保障型的发展观取代单纯追求利益的发展观,从重利益最大化的发展观转变为重旅游秩序的发展观。
  在“大众旅游时代”所暗含的社会大转型的宏观背景下,现实层面上的中国旅游业发展态势既不会因循旧有的发展模式继续走下去,也不会沿着任何预设的理论轨道有条不紊地变革。在中国各个旅游城市仍然抱持、甚至是不得不抱持旅游人次、旅游GDP这种简单、粗暴的发展观时,任何张家界一米阳光式的对业界权利保障的促进,都是值得称道的,正是这一米一米的阳光,最终汇聚成为一轮朝阳。可以肯定的是,这是一个融合与砥砺的过程,无论是政府、市场还是企业、旅游从业者,都将在价值的融合与利益的砥砺中一步步地前行。
  


张家界梦帕客栈 http://www.mengpakezhan.com/
电话:0744-8350888;18107442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