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帕客栈 官网 热线:0744-8350888
做张家界口碑最好的人文主题精品智慧客栈!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转载]硝烟散尽续传奇
2013年07月01日 来源:www.mengpakezhan.com 编辑:mengpakezhan.com 已被浏览:
原文地址:硝烟散尽续传奇作者:张家界武陵源邓道理






硝烟散尽续传奇

——访武陵源区中湖乡抗美援朝战斗英雄金珍彪

 

邓道理

 

    战火纷飞的日子,他用血肉之躯创造了抗美援朝战场上的传奇;硝烟散尽的时代,他用伤痛之体续写了漫漫人生道路上的传奇。他,就是曾受到朝鲜原国家领导人金日成接见并嘉奖的战斗英雄金珍彪;他,就是武陵源区中湖乡青龙垭村仍然健在的老农民金珍彪。今年六月盛夏的一天,记者有幸专访了年过八旬仍精神矍铄的金珍彪老人,听他讲述激情燃烧的岁月和曲折跌宕的往事……



    者:金老,您好!您是我们崇拜的英雄,非常高兴见到您。

   金珍彪:见到你们我也很开心,我的荣誉属于过去,都是党和国家给的。

    者:金老,您今年高寿?

   金珍彪:我今年82岁。

    者:请问您是不是还有别的名字?

   金珍彪:没有,我就叫金珍彪。有的地方叫我金正彪、金振彪,这都是误传。

    者:都说你抗美援朝之前的身份是“土匪”,是这样吗?

   金珍彪:说我过去是“土匪”的版本很广泛。当时的真实情况是解放前夕我在山上背树,遇到当地的一个恶人,他手里有枪。他要我不背树,背他的小孩,否则就打死我。我怕他,就给他背了三天的小孩。解放时,这个恶人被当作土匪抓了起来,我也因为给他背了三天的小孩,也就成了一名“土匪”。

    者:您参军是哪一年?怎样想到当兵呢?

   金珍彪:我是19岁参军的。我虽然被当成“土匪”,但没有“血债”,因“罪恶较轻”起初是集中接受改造。1950年12月,驻扎湘西的47军的一位姓梁的排长问我是否愿意参军?去朝鲜战场和美国佬打仗?我为了早点“立功”洗刷“土匪”罪行,毫不思索地说“愿意。”

    者:您是怎样到朝鲜战场上去的?

   金珍彪:我参军后被编入47军141师423团,先是在桑植县城参加集训。1951年农历正月十五离开家乡,正月二十八从浮桥上跨过鸭绿江。为了躲避美军的空袭,我们一般白天休息,夜晚急行军,1951年9月份我们赶到朝鲜南洋里机场全力抢修机场。

    者:和您一起到朝鲜战场上的老乡多吗?

   金珍彪:多,整个湘西有1万多人。张家界籍的最出名的是宋德清、宋海桥两兄弟,他们都死在朝鲜战场上了!弟弟宋海桥战死在昭阳江247 号高地,哥哥宋德清在老秃山16号主峰阵地战斗到最后,抱着爆破筒与敌人同归于尽,他就是电影《英雄儿女》中屏幕英雄王成的原型。




    者:您参加了多少次战斗?最记忆深刻的是哪一次?

   金珍彪:大小战斗有十来次,最深刻的当然是上甘岭战役。

    1951年10月,我被编入141师1营3连,经过4个月的集中训练,我成了一名优秀的机枪手。

    1952年10月,上甘岭战役爆发后,我所在三连的任务是死守597.7和537.7无名高地。

这是一场非常惨烈残酷的战斗,当时敌人兵力达到6万人,他们对着这两个高地投掷了5000枚炸弹,集中火力进行了两小时的进攻,两个山头的硬土都被炸下去一米多深。

    当时我和另一位名叫董明竹的机枪手配合作战,看到对面的敌人就用机枪扫射。“哒哒哒”、“哒哒哒”,一批批美国士兵被我们歼灭,17个美军地堡被我们摧毁。在我们的掩护下,旗手张廷孝终于将红旗插上了老秃山主峰。

    后来,我又和营长郝中云背靠着背用机枪同敌人作战,“哒哒哒”、“哒哒哒”,打死了不少敌人,我的右腿也连中三枪,你们看我的这些伤疤还在。

   “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不进医院。”看到一个个战友牺牲了,我抱着血战到底的信念,咬紧牙关用力爬上了5号阵地,结果发现了美国佬的隐蔽火力点,我捡起爆破筒,拉开导火索扔了进去,一举清除了这个火力点。

    我刚喘口气,一批美国佬又冲上来了,我举起机枪就射。敌人也很凶,我的臀部和背部又连中两弹。他们还打起了燃烧弹,战场上顿时成了一片火海,我忍着伤痛抱着机枪就势一滚,在一个深沟里晕死过去。战斗们都以为我牺牲了,在清运尸体的时候发觉我还有气,赶紧送往战地医院抢救。



    记  者:确实惊心动魄!确实可歌可泣!您在战场上与敌人直接交过手吗?

    金珍彪:交过啊!有一次我们双方的弹药都打光了,就打肉搏战。一个美国佬仗着个子大从岩坎上跳下来准备掐我的脖子,我闪得快,头一偏,他只抓住我的衣襟。情急之下,我咬住敌人的手臂,趁对方手一松,就势将其打倒在地,一手按住他的脖子,一手掏出匕首狠命的扎下去。

    记  者:在战场上您害怕过吗?

    金珍彪:没有害怕。战争就是你死我活的斗争,我随时准备着牺牲。

    记  者:您在战场上的英勇气慨来自哪里?

    金珍彪:保家卫国,人人有责。要说气概,肯定来自中国必胜的信念。

    记  者:您打死了多少敌人?

    金珍彪:部队给我统计,一共打死了165名敌人。

    记  者:据说是朝鲜战场上消灭敌人最多的志愿军战士?

    金珍彪:是的,由此我曾被评为“最坚强的机枪手”。

    记  者:您获得了哪些荣誉?

    金珍彪:很多啊!

     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日成将军听到我的事迹后,亲自为我授予朝鲜劳动党一级英雄勋章,并说“朝鲜人民要永远记住他”。

    志愿军总部授予我一等功臣、二级战斗英雄称号。解放军总政治部编辑出版的《红旗飘飘》刊登了我的事迹,少儿出版社发行连环画《让红旗飘扬在上甘岭的机枪手》,把我的名字带到每一个城市乡村,影响了一代人的成长。

    回国之初,我在辽宁丹东受到了10万市民的夹道欢迎,我还作为战斗英雄代表作了热情的讲话。

    我在部队里入了团、入了党、提了干,回国后曾担任广西某部三连连长,1955年l0月,我被调往桂林步校任军事教官。

    不过,我现在已经不是党员,也没有公职。



    记  者:为什么呢?

    金珍彪:被开除了。

    记  者:怎么会这样?

    金珍彪:说来话长。

     我调往桂林步校任军事教官后,思乡心切,便回家探亲。结果发现物是人非,母亲早已离开人世,初恋情人也嫁与他人。在父兄操持下,我很快与邻近的一个农村姑娘成婚。当我带着妻子度完蜜月赶到桂林的时候,我的单位却收到了来自家乡赵秀才的“检举”信,说我“奉上军令,请假回乡,路过高山险地,强奸姑娘,匪性未改,攻打粮仓”等等。

    于是,校方1958年以“铁证如山”为名组织全校师生举行批斗会,并宣布了对我的处理决定:开除党籍,撤销公职,取消城镇待遇。随后,一辆吉普车将我们夫妻送往广西石龙县武宣农场劳动。

    记  者:赵秀才的信属实吗?

    金珍彪:肯定是莫须有啊!说我强奸姑娘,我就是和初恋情人见了一面而已;说我攻打粮仓,其实就是社员们在分已经散伙的粮仓粮食时,我当了监称人。赵秀才也是受人指使的,家乡有些人嫉妒我获得的荣誉。

    记  者:您没有进行申诉吗?

    金珍彪:申诉过,但没有用。学校后来又派人到家乡调查,结果调查对象多为嫉妒我的人,得出的结论为“匪性不改,情况属实。”所以,1962年我被“精简”和妻子回乡务农。

    记  者:回乡后您做了些什么?

    金珍彪:回乡后,家乡人对我这个“匪性不改”的人很冷漠。我决定逃往深山密林,几年间,我住岩屋,睡茅草房,吃野菜,洼瓢瓜……但偶尔几次下山卖瓢瓜,我的行踪还是被人发现了,于是数度被揪回批斗,直到从戏台倒栽下来。

    后来,我仍回到深山老林里生活,身边多了几个既是我徒弟、又是基干民兵的小伙子看管。有一天,我被一民兵用开山斧劈伤背部,在医院里躺了8个月。

    算起来,我总共在树林里生活了八年之久。



    记  者:您经历的苦难太多了?

    金珍彪:这些都还不算。文化大革命初期,我被革委会宣判为死刑。历史开了一个很好的玩笑,当初“告”我状的那位赵秀才也被判死刑。在执行的时候,我因为领导一句话,而得以枪下留命,赵秀才则没有躲过那一劫。

    记  者:你恨赵秀才吗?

    金珍彪:恨不起来,一切都过去了。这是那个妖魔化时代的悲剧,当时有一位说“挖茅(谐音‘毛’)根”的乡亲也挨了批斗。

    记  者: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您怎么看?

    金珍彪:能从枪林弹雨中活下来,就是后福;能从“左”“右”斗争中活下来,就是后福。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我的命运终于出现转机,也是后福。我的党籍、公职和城镇户籍尽管没有得到恢复,但我的二级伤残军人得到了认定,。

    记  者:您满意这种迟到的“后福”吗?

    金珍彪:要说满意,那是违心的话。我是被冤枉的,我对党一片赤诚,天地日月可鉴,为什么我的党籍不能恢复?要说不满意,又不现实。人生在世,不可能十全十美,样样如意。我相信,人间自有公理在,乌云终究遮不住太阳。

     记  者:家乡刚开发旅游时候,听说您做过向导?

     金珍彪:做过,那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我是武陵源最老的“野马”导游之一。

    记  者:您现在生活过得好吗?

    金珍彪:物质上来说很满足,武陵源民政部门每年给我的抚恤金有1万5千多元;我的房子也是政府出钱给我修的,自己没花一分钱;我生病了,医院都给我精心治疗,药费国家负责。闲暇时间,我还会到桃花溪畔钓钓鱼。精神生活也比较快乐。每逢建军节和春节,各级领导都来对我慰问;哪里学生有需求,我都会用自己在朝鲜战场上的亲身经历耐心向他们进行爱国主义教育。



    记  者:您的家人呢?

    金珍彪:过得都还好。老伴和孩子们说,普通百姓平安健康地活着,就是最大的幸福。

    记  者:您觉得这辈子最大的荣耀是什么?

    金珍彪:有两样。

     一是我的这身伤疤,虽然变天就会伤痛,但却是我在战场上浴血奋战的最好见证。

     二是北京军事博物馆三楼抗美援朝展馆左侧的第一挺机枪。这挺机枪是我使用过的,20世纪80年代我曾带着家人去博物馆看了这把枪,至今我还记得他所使用的机枪规格、型号,还有枪托上摔裂的痕迹。

    记  者:您觉得这辈子有遗憾吗?

    金珍彪:有。我没有给母亲送终,这是一大遗憾。最大的遗憾就是我的党籍至今没有恢复,我重新入党的请求又没有获得批准。

    记  者:您有些什么愿望呢?

    金珍彪:愿望多哦!我希望有机会能访问朝鲜,去看看长眠于异国他乡的战友;我希望在世的战友能多聚聚,一起怀想炮火连天的昨日,一起珍惜改革开放的今天,一起憧憬美好灿烂的明天。

    我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够早日恢复党籍,否则我死不瞑目!

    记  者:您还有什么想说的?

    金珍彪:世界和平,中国崛起。





张家界梦帕客栈 http://www.mengpakezhan.com/
电话:0744-8350888;18107442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