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帕客栈 官网 热线:0744-8350888
做张家界口碑最好的人文主题精品智慧客栈!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葵花地
2014年08月04日 来源:www.mengpakezhan.com 编辑:mengpakezhan.com 已被浏览:
什么开花朝太阳?

  什么开花重上重?

  葵花开花朝太阳,

  芭茅开花重上重。

  ——桑植民歌

  那年九月,我和几位同伴去新疆旅行。坐在旅游大巴上,我好奇地隔着玻璃观看窗外变幻着的景致。突然,路两边一片望不见边际的耀眼金黄,铺天盖地哗啦啦扑入我的眼帘。葵花地!我心里惊呼起来。我贪婪地左右观望,有些目不暇接。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阵势这么辉煌这样辽阔的葵花地。看见我少见多怪惊呆痴迷的样子,同伴中有人告诉我,新疆盛产葵花,这样的葵花地到处都是。小导游俏皮地看着我问:你猜一猜,维吾尔姑娘的辫子,为什么又多又长、乌黑油亮?见我支支吾吾,不明就里,她说出了答案:那是因为姑娘们爱嗑葵花子。我一下子喜欢上了这大片流光溢彩的葵花地。这景象深深刻在我的脑海里。现在,我办公电脑的桌面,背景是一张蓝天白云下一片金黄葵花的照片,打开电脑就能欣赏就能对话。

  家乡竹溪也是种有葵花的。大多是零零星星、稀稀拉拉,不成片不成块的,在众多农作物中,只能算小点缀。竹溪的葵花地和新疆的葵花地相比,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小巫见大巫,太小家子气了,不敢叫做葵花地。

  竹溪的葵花地虽然小则小矣,却让我不能轻易忘怀。竹溪人没有把葵花做成大产业的条件和野心,种下的葵花,只待收获后,留作长夜消闲逢年过节待人待客的零食。因此,竹溪的家家户户都在见缝插针地种有几株几十株葵花。葵花耐旱耐涝,不挑地易种植好招呼。夏天里,在竹溪地面上游走,就会看见,田埂上地头边茅屋前菜圃中,或孤零零站立着一株挺拔的葵花,或甜蜜蜜依偎着一丛娉婷的葵花,或齐刷刷阵列着一队标致的葵花。有的和玉米比肩相伴,有的与蔬菜和平共处,有的同瓜果沐雨啜露。不争水不争肥,不邀功不争宠,默默生长默默长大默默开花默默结实,最后让人一刀把头砍下。

  竹溪有少数人家,也喜欢留出一块空地,种上成百上千株葵花,在我们心里,那已是很大很大一片葵花地了。我们对这样的人家羡慕得不行,好像那片葵花地是自己家里的一样,心里老惦记着,隔三差五鬼使神差般要去葵花地里看一回。我们或静静地站在葵花地边,看主人为葵花苗培土除草,或轻轻走进葵花地里,帮主人为葵花苗浇水施肥。葵花苗像一个个妙龄少女,一天天日见高挑丰腴。葵花苗有一人多高的时候,头上便开出硕大的花盘,远远望去,遍地太阳,金黄耀眼,光明辉煌。一株株托举着硕大花盘的葵花,如纪律严明的战士,每天随着太阳的缓缓升起,都保持立正姿势,齐崭崭把头慢慢抬起来,整齐划一地把一张张灿烂的笑脸迎向太阳。太阳慢慢向西,葵花也在悄悄调整自己的身姿,摆头始终追赶太阳,太阳下山了,葵花才会把头低下来休息,第二天又会随着太阳的升降抬头摆头低头,周而复始,从不觉得枯燥单调厌烦无聊。蜜蜂是花的近亲和使者,它在葵花间穿梭忙碌,采蜜授粉,追赶时光。葵花那金色的花瓣,耀眼的花盘,饱满的籽实,显得雍容华贵,富丽堂皇,给夏秋时节镀上了暖色,增添了喜气,带来了欢欣,竹溪的山水也因葵花靓丽明媚了许多。

  我上小学的时候,经常参加大队的各种批斗会,且有时作为学生代表在会上发言。有一次,我在发言时,表示我们要衷心拥护伟大领袖毛主席,正感到话尽词穷,也许是观察葵花太久的缘故,我忽然灵机一动,在台上朗声说,伟大领袖毛主席是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我们小学生就是一朵朵围绕在毛主席身边的金葵花,永远朝向红太阳,永远沐浴红太阳,永远追随红太阳。多么幼稚的政治语言!说完,竟赢得一阵热烈的掌声。会后还有人夸奖我,说这个比喻打得好。没想到我拿葵花说事,还出了一回风头。后来我在书上看到有人把少年儿童比作祖国花朵,比作向日葵。这并不是我的首创,只是我当初没看到,歪打正着而已。我曾为自己的这点小小聪明高兴了一阵。

  我在离家七十多里的地方上中学,每两周回家取一回粮食和零用钱。周五下晚自习后,我和同乡同学经常悄悄相约结伴连夜往家里赶。有一次,走到后半夜,我们又困又饿,拖着灌铅般的双腿,眼睛半闭半睁,跌跌撞撞往前走。当走到一户人家的菜圃旁,我们用微弱的手电筒四下里乱照,忽然发现菜圃靠路边的篱笆里,站着一排即将成熟的葵花。我们顿时来了精神,看看四周寂静黑暗,不见一星光亮,便留一人观察,三四个人蹑手蹑脚跳进菜圃,选择几株葵花大的花盘掐下,然后一路狂奔,确信后面无人追赶,便分给大家一人一柄葵花盘,一边走路,一边剥下葵花籽送进嘴里生嗑。尚未完全成熟的葵花籽生嗑起来,就是那么一点带有丝丝清香味和腥味的汁浆。嗑着新鲜的葵花籽,我们困意消弭,有了精神,天刚亮就到家了。返校的时候,我们路过那户人家的菜圃,还特意装着若无其事地看了一下篱笆旁那一排葵花,见剩下的葵花花盘已被主人提前收割了,只有一人多高的葵花杆,直直地戳在篱笆边,有些愤怒地样子,这也许是我们心里有点愧疚的感觉。我们猜想,一位大妈或大嫂,第二天一早,走到菜圃里摘菜,发现有几株上好的葵花花盘夜里被人偷走了,一定气得跺脚大骂。骂够了,转身回家取来雪亮锋利的柴刀,狠狠地把剩下的葵花盘从颈上砍下来,就像砍着偷葵花人的头一般解恨。

  竹溪人种葵花都是闹着玩的。“虽非青帝座前客,磊落从容一笑翁。”葵花籽产量不高,却在竹溪人的日常生活中扮演者重要角色,尤其是男女婚娶中更离不开它。过去竹溪人生活不宽裕,婚娶时很简单,两床被子一张床,三斤瓜子四斤糖,就可操办一场婚事。婚事就是再简单,三斤瓜子是少不得的。小时候,我们看到村里大龄男女婚嫁,就会跟在迎亲的队伍后面,拍着小手唱:新娘姐姐新郎哥,葵花板栗多又多,你不给我把,我抱到箱柜摸。童谣里都把葵花籽唱进去了。

  葵花是一种普通的植物,由于它向往光明,无私奉献,带来希望,人们就觉得它不普通,就特别喜爱它。因此,俄罗斯、秘鲁、玻利维亚等国家就把葵花定为国花。还有一个传说:一位美丽的水泽仙女,一次遇见了狩猎的太阳神阿波罗,一下子就爱上了他,可阿波罗连看也没看她一眼就走了。仙女从此再也没有遇上他。痴迷的仙女每天目不转睛地望着天空,看着阿波罗驾着日车从天空划过。一天天一年年,仙女痴情不改,面容憔悴。众神怜悯她,把她变成一朵向着太阳的金色葵花,向阿波罗诉说着不变的恋情和永远的爱慕。葵花代表了一种沉默的爱。

  葵花大名向日葵,经常入画入诗入文。最著名的要数梵高的油画《向日葵》,画中那几枝火焰般的向日葵,会让人联想到带有原始冲动和生命激情的女人。宋朝政治家司马光借葵花而言志:“四月清和雨乍晴,南山当户转分明。更无柳絮因风起,惟有葵花向日倾。”表明自己在政治上不会像柳絮一样投机取巧,随声附和,而要像葵花一般向阳怒放,忠心不二。我的文友、著名作家廖静仁早期也有一篇《故乡啊,我是你永远的向日葵》的美文,堪称书写乡情的上品。我曾写过一篇《女人是朵向日葵》的文章,我在文中说:“向日葵是平常人的花。她没有玫瑰的艳丽,没有牡丹的高贵,没有茉莉的清香,没有莲花的圣洁,但她闪烁着火焰,燃烧着激情,保持着沉静,追求着光明。她代表着大多数的女人。”

  我的这种感受,直接来源于竹溪的葵花地。(待续)

张家界梦帕客栈 http://www.mengpakezhan.com/
电话:0744-8350888;18107442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