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帕客栈 官网 热线:0744-8350888
做张家界口碑最好的人文主题精品智慧客栈!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第七场:扶贫攻坚
2014年07月31日 来源:www.mengpakezhan.com 编辑:mengpakezhan.com 已被浏览:
文字整理 本报记者  周密

  主题:扶贫攻坚

  嘉宾:市政协学习文史委员会主任、市民盟副主委李培其、市委党校副校长赵富生,由党代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媒体代表和市民代表组成的民意代表团

  被问政嘉宾:杨敬初 (市农办、市扶贫开发办主任)

  袁宏卫 (市委建扶办副主任)

  宋维胜 (市水利局局长)

  金中华 (市交通运输局局长)

  焦点一:还有多少被遗忘的建扶空白村?

  近日,记者来到慈利县零阳镇垭井村,发现该村面貌在建设扶贫后焕然一新:二次提水解决了吃水难问题,泥巴路变成了3.5米宽的水泥路,村里还在后盾单位的支持下,修起烤烟棚发展烟业,教室和村部也是重新修建的。

  然而,和垭井村逐渐繁荣的景象相比,在距离垭井村仅十几公里的长见村则是另外一番景象:该村绕山而建,不曾一次成为建扶对象,村民用水仅靠一个山洞水源,遇到干旱,还得徒步去挑水,自发修建的水渠时常崩塌,购买排水管的钱至今还未付清;村部是一座上世纪70年代修建的废弃小学;村里也曾发展产业,但因市场不景气严重亏损,如今村民除了外出务工几乎没有任何收入来源。

  像长见村这样无人问津的建扶空白村还有多少?成为建扶对象的条件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有的村接二连三地得到建扶,有的村却一次也没有轮到?到底是真心扶贫,还是为方便扶贫而扶贫?

  杨敬初:全市计划共对1514个村(居)进行建扶,近二十年,已对1008个村(居)开展建扶,至今还有506个建扶空白村。

  我市建扶村指标有限,“十一五”期间为390个,“十二五”期间为193个,“十三五”期间为416个。每次识别的标准不一,比如在确认“十二五”建扶对象时,省里重点向高寒山区、民族地区特困村倾斜,所以按照省里要求,没有将长见村识别进去。

  “十三五”期间,国务院扶贫办确认建扶村的标准为“一高、一低、一无”。“一高”即贫困发生率要高于全省平均水平的一倍以上;“一低”即人均收入要低于全省平均水平的60%;“一无”即无集体经济(省里标准为“少集体经济”)。

  符合标准的贫困村被识别为建扶村的程序为:村里向乡镇申请——乡镇党委筛选、公告——区、县扶贫办考察、审核——区、县建扶领导小组复审——最后确认公示。

  在“十三五”新一轮的建扶来临之前,我们将去长见村实地调查,在符合政策规定的前提下,将该村纳入建扶范围内。

  焦点二:何时打通扶贫攻坚最后“一公里”?

  大庄村是桑植县沙塔坪乡的贫困村,全村4个组400多人分散在大山之中,人均年收入仅1600多元。从1994年全县开展建扶工作起,该村一直没有被纳入建扶的“笼子”,村里的水、电、路等基础设施至今仍是上世纪90年代的模样。

  对于大庄村几子坡组的村民来说,一条砂石路是唯一的出行要道。除了颠簸,雨后沿路的滑坡随处可见,让人不得不下车搬走石头。

  由于水源问题,村里50多亩土地,其中有30多亩不得不选择改种成旱地作物;年过七旬的老人要走七八百米的山路挑水,每天至少两三趟。

  村里的电路也是十多年前搭建的简易电路,连带有马达的打米机都难以正常使用,村民只能改装成柴油机……

  落后的基础设施直接影响到产业发展。村支书蒯志兵想带领村民发展特色养殖和药材种植,可路不好,原材料、货物的运输成本非常高。石蛙养殖户覃正弟无奈之下,花费三个月自己挖了一条八百多米的上下山通道。如今,覃正弟已经成功培育出1200多只成蛙。下一步,他想把养殖场规模做大,路却成了产业发展的瓶颈。

  袁宏卫: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了,大庄村的生活生产水平还这么低,至今仍未享受到扶贫建设的实惠,令人心酸。大庄村的情况符合“十三五”建扶村标准,问政结束后,将与市扶贫开发办一起开会研究,立即去大庄村进行现场调研,再把该村的实际困难和规划目标反馈到沙塔坪乡党委政府和桑植县政府,争取将大庄村列入下一轮的建扶村。成为建扶村后,2015年1月份左右,后盾单位就能进村开展建扶工作。同时,市委建扶办和桑植县委建扶办将为大庄村安排实力较强的后盾单位,以便解决该村的实际问题。

  焦点三:何时让老百姓喝上放心水?

  烧水的锅底上结了厚厚的积垢、全村90%的人都有或重或轻的结石、停水已是家常便饭……走进永定区温塘镇,居民向记者一一细数用水问题,无论水质、水量,都严重影响着当地居民的生产生活。

  在温塘供水总站,记者发现该站净水设施老化,无法按标准对水源进行净化处理。更严重的是,水源本身含有大量泥沙,长期饮用后对人的身体健康会造成重大伤害。而这样的饮用水却要供温塘集镇、镇中心学校1100余户4000多人使用。

  永定区合作桥乡和罗塔坪乡也存在同样的情况。罗塔坪乡供水站的蓄水池无人管理,几乎快被杂草掩盖,水源加入消毒粉后便直接供给村民,净水设备成了摆设。供水站设备落后及管理不当的问题严重影响着老百姓的用水安全,供水站负责人对此并没有明确的答复,更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如此管理,老百姓怎能喝上放心水呢?

  宋维胜:短片中提到的三个水厂都是“十一五”期间建成使用的,当时的净化设备标准较低,的确不能满足现在的生活需求。其中罗塔坪乡供水站的管理方面暴露了诸多问题,为解决该供水站的问题,我们将去现场专门研究,明确供水总站的监管责任,落实水质管理制度、安全制度和值班制度,并尽快将一体机投入使用,让群众长期受益。八月底前整改到位。

  针对水质问题,我们计划对“十一五”期间建成的一批简易水厂进行提质改造,目前温塘镇和合作桥乡已经纳入计划之内,资金计划和实施方案都已下达至区县,将于八月份正式开工,确保年底前完成任务。

  另外,去年发生特大干旱后,市委、市政府高度关注偏远山区的用水问题,已下达应急计划。今年起,我们将用四年时间建设40000个水窖解决400个村的“吃水难”问题,目前市本级的500万资金已经全部到位,计划八月份正式投建。

  焦点四:农村公路为何频频出现“短命”路?

  在永定区四都坪乡通往其辖区黄家河村的路上,记者看到路面破烂不堪,在破损严重的地方,几乎看不出是水泥公路,而这条路硬化还不到十年。

  除了路面质量差,路基塌方令当地群众更为担忧。由于刚刚下过暴雨,记者发现从四都坪乡政府到黄家河村总共9.5公里的路程,就有5处塌方,严重之处,有近三成的路基都已悬空,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记者了解到,这里的塌方已有两三年,村里之前多次写过整修报告,可至今仍没有回音。村民很担心:如果再不维修,整个路面都有可能坍塌,到时就成了大工程。

  村民还反映,当初这条路是按照村道标准设计的,路宽仅3.5米,却是沿途8个行政村8000多人的出行通道,而且会车道设置很不合理,无法适应现实需要,过往司机常常为会车犯愁。

  据了解,目前我市农村公路已从2003年的1000多公里增至7600公里,实现了100%的乡镇和93%的行政村通水泥路。可由于质量差、承载标准设计过低、养护不到位等,大多成了“短命”路。

  金中华:短片中反映了农村道路设计不合理、路基和路面质量较低等问题。究其原因,这条路是2008年修建的,当时政策是路基部分由农民自筹资金,国家只对路面部分进行补助,每公里仅12万元,而实际需要20万元,资金缺口较大,这是导致道路不达标的原因之一。同时,当年冰冻灾害也对路有一定程度的损害。目前,道路维修需要大量养护资金,但各级政府财力困难,所以一时未能落实。

  路面的养护工作仅靠交通部门的执法是难以实现的,还需要当地政府和村民的参与;路基的建设也需要村民和施工队伍共同监督,希望老百姓提高监督意识。

  接下来,作为主管部门,我们要在基础工作上把好关,进一步了解问题路段的具体情况,重点解决资金筹措的问题,并研究出切实有效的整修方案。

  (本文根据电视录像整理,嘉宾发言有改动)

张家界梦帕客栈 http://www.mengpakezhan.com/
电话:0744-8350888;18107442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