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帕客栈 官网 热线:0744-8350888
做张家界口碑最好的人文主题精品智慧客栈!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晒谷场上的麦香
2014年07月07日 来源:www.mengpakezhan.com 编辑:mengpakezhan.com 已被浏览:
□伍中正

  我把麦子的香味保存在记忆里。

  我最初闻到的麦香是在晒谷场上,那是一种刺激食欲的香味。

  地里的麦子割回来,就一捆捆放在晒谷场上。我就在挑来的麦子堆里玩。有时候,我把自己藏在麦堆里,有时候,我站在麦子堆上。那种扑鼻的香味纯、正。回家时,我感觉,我的身上都留存着麦子的香味。

  听队里的人讲,过去,麦子是用石碾碾掉的。那种碾法就是把麦子铺在晒谷场上,用牛拉着石碾反复在麦子上压来压去。我没有看见用石碾碾麦子。如果,我看见了,我肯定会留意,那些麦粒是怎样的脱离麦草的。

  脱麦子的场面很大,要几个人才能忙得过来,抱麦的,掀麦的,掀草的都要相互配合。那个时候,我觉得,乡村脱麦时,体现了一种团队意识。麦子是脱粒机脱的。脱粒机的肚子很饥饿,一个人不停地喂麦子给它,它都吃不饱。脱掉的麦子就掀到晒谷场上晒,麦草也掀一边去。每次脱麦时,我喜欢看。娘要我站得远远的,怕飞来的麦子伤着了我的眼睛。

  很多人脱过麦子,脱麦子时灰大,有点呛人。因此脱麦子的人多半戴口罩,牛皮就戴过口罩,一副白色的口罩,戴不了多长时间,就沾了不少麦灰和汗水,颜色就对不对劲了。我老是看见牛皮戴着的口罩是半新半旧的。还有人戴一副眼镜,汉初哥就戴过。他怕麦粒扎进眼里。他还怕在干活的时候眼镜抖落,还在眼镜上加了一根又细又油腻的绳子,那绳子轻轻地绕在脑后,乍一看,还看不见。

  有人还在麦堆里掐麦草。景升叔就掐过,景升叔是队里的裁缝,他把那些掐好的麦草编成草帽。景升叔的草帽一戴出来,就有女人眼红,眼红的女人要抢着戴。景升叔望着好好的草帽让女人抢烂了。景升叔脾气好,也不生气,烂了就烂了,等新的麦草出来,再做一顶就是。

  麦子一脱完,晒谷场上就有了一大堆麦草,卖草堆得有小山高,我经常从麦草的这边爬到那边去,有几回不是很成功,爬到一多半处,脚下的麦草很滑,就滚落下来。我不光自己在麦草上滚过,还邀过青衫,青衫腿脚溜巴,从这边翻到那边,再从那边翻过来,一回都没有滚落。青衫穿一套大红衣,当我看见她从麦草的顶部像一团火焰一样滚下去时,我就当青衫是我眼里火种。她有可能点燃村庄。红衣上沾着了麦草还有灰尘,青衫她娘就把她喊回家了。我望着回家的青衫,半天没有说话。然后,一头钻进麦草,在里面小声哭了起来。

  有的麦草上还有没脱干净的麦粒,有的人家就到晒谷场上一担两担的把麦草挑回家。我就看见,黄婶要她的男人挑过好几回。男人不肯挑,说,那是队上的东西,队长不发话,乱挑不得的。黄婶就来了火,说,昨晚上,我没发话,你就在我身上乱动。男人又气又笑,不久,一担麦草就挑了回来,她家的鸡看见了,就一路奔跑过去。

  麦子在晒谷场上越晒越干。晒干了的麦子,还要去杂,去杂就是去掉土屑和麦屑。然后才能挑到粮站卖。

  不是所有的麦子都卖掉,除留了种后,各家各户还能分上一袋半袋的,当做半个月的口粮。

  我家就分到过半袋。

  有的人家把麦子炒熟,再放到磨子上磨出细细的粉末来,那粉末就是炒面。娘不会做炒面。有一回,黄婶给我送一小碗炒面,我吃的急,呛着了,半天说不出话来。娘要我喝口水,还说没事没事。后来,分来的麦子一半卖了,另一半做了一坛麦酱。

  我从麦酱里吃出了麦子潮湿的香味。

  2007年,我参加全国小小说金麻雀奖的颁奖典礼,举办方还组织了到少林寺的旅游活动,车出郑州,我看见郑少高速公路两边地里的金黄麦子。我久违的麦子一下子像亲人一样的进入我的眼中,情感的泪水溢出了眼眶。

  如今,村庄再不种麦。那种我想要的麦香,如风而逝。

张家界梦帕客栈 http://www.mengpakezhan.com/
电话:0744-8350888;18107442088